抚剑独行游

欧美/历史同人文段堆积,这儿夜七,请多指教

瑞典JCS歌词对比II

高产的小公主!

朂:

()里为瑞典译英,[]里为英文原版,“”里自译中文,【】里补充以及吐槽。
一发短更,祝食用愉快。


【愚者问:What's the buzz? 贤者答——】
『犹大搬了小凳子坐一边儿。』


Vad står på? Vad är det som försegår? (*8)
(What's going on? What's happening? )
[What's the buzz? tell me what's a—happening?]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Varför frågar ni jämt
(Why you always wondering)
[Why should you want to know?]
“为什么你们总在忧虑?”


om en plan för morgondagen
(about the plan for tomorrow?)
[Don't you mind about the future?]
“想知道未来的安排如何?”


Var dag har nog av sitt strul
(Every day is filled with trouble)
[Don't you try to think ahead?]
“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


Låt imorgon va imorgon
(Let tomorrow be tomorrow)
[Save tomorrow for tomorrow]
“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


【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马太福音6:34)
这一段都在讲:不要忧虑,你有上帝。所以应该也可以理解为什么酥哥会这么回答他们。】


Försök att vara här och nu
(Try to be here and now)
[Think about today instead]
“不如立足于当下”


Vad står på? Vad är det som försegår? (*4)
(What's going on? What's happening? )
[What's the buzz? tell me what's a—happening?]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Vill ni ha exakta avgångstider
(Do you want to know our exact departure time?)
[I could give you facts and figures]
“难道你们想知道确切的出发时间吗?”


【avgångstider,avgång+tid,离开的时间,如果理解为出发去耶路撒冷的时间,那么回到圣经来看,此时瑞典酥哥还没有得到自己要死跷跷的启示。但是原剧又是在讲耶稣死前六天的事情,感觉这里时间线有点乱orz所以如果此时假设酥哥已经告诉使徒们启示,使徒还在问什么时候去耶路撒冷的话,就……但还是得结合后面的内容看。】


Veta varje steg jag överväger
(Know every step I'm considering)
[(73, 00)Even give you plans and forecasts
(12)I could give you plans and forecasts]
“还是想了解我的每一步考量?”


Måste ni veta allt jag tänker
(Do you have to know everything I think?)
[Even tell you where I'm going]
“你们一定要知道我一切所想吗?”


【讲真圣经里酥哥讲道理可喜欢用些奇奇怪怪的比喻了,门徒经常性地听不懂。某些方面跟我老祖宗挺像的,喜欢让人自行领悟。(。)】


När ska vi inta Jerusalem?(*8)
(When shall we occupy Jerusalem?)
[When do we ride to Jerusalem?]
“我们何时能去到耶路撒冷?”


【这个inta符合歌曲逻辑可取的意思很多,大概就是去到奔赴那个意思,如果按occupy来看的话,那就有可能是大家都想回耶路撒冷,把那里当据点什么的去反罗马。
广场舞的那个西门是奋锐党成员,对罗马很有意见,并且剧里在进入耶路撒冷后西门向酥哥提出让他当革命领袖。
然而酥哥是温和派。
想干的也不是这个。】


Varför har ni så svårt
(Why are you so hard)
[Why should you want to know?]
“为何你们如此”


för att bara acceptera?
(to just accept?)
[Why are you obsessed with fighting]
“难以接受?”


Att Herren ger och Herren tar
(That the Lord gives and the Lord takes )
「Times and fates you can't defy」
“赏赐的是上帝,收取的也是上帝”


【赏赐的是上帝,收取的也是上帝,上帝的名是应当称颂的。(约伯记1:21)】


Det här är underliga tider
(These are strange times)
[If you knew the path we're riding]
“这些不可言说的时刻”


Inte ens jag har alla svar
(Not even I have all the answers)
[you'd understand it less than I]
“我也并非都知道答案”


【这里是吐槽,到了最后的约翰福音里面耶稣的讲话不能更假大空。
所以剧里有血有肉的这个酥哥比较讨喜。
结合福音书耶稣讲成为使徒的代价内容,原版这两句我的理解是酥哥在指责门徒们一点觉悟都没。】


Vad står på? Vad är det som försegår? (*4)
(What's going on? What's happening? )
[What's the buzz? tell me what's a—happening?]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Låt mig ta och badda din panna nu (*6)
(Let me treat you and pad your forehead now)
[Let me try to cool down your face a bit]
“现在让我服侍你,轻拍你的额头”


【ta这个词也取了一个相对符合逻辑的释义,不影响理解。】


Åh Maria, vad skönt
(Ooooh~ Maria , how nice are you~)
[Oh Mary, that is good]
“哦!马利亚,你真好”


Medans dom babblar på och sörplar
(While they are babbling and slurping)
[While you prattle through your supper]
“他们一边吃喝一边胡乱猜测:”


【babbling指胡说八道。sörplar英译给的是slurping这个词,指啜饮,这里可能是想还原原版的那个supper的意思。】


Var och vem och när och hur
(Where and when and who and how)
[Where and when and who and how]
“在哪里、什么时候、是谁、怎样做”


Är du den enda som begriper
(You are the only one who understands)
[She alone has tried to give me]
“只有你一个知道”


vad jag behöver här och nu?
(What I need here and now)
[What I need right here and now]
“当下我最需要什么吗?”


【这部分原版是对着众人说的,而瑞典版只对着抹大拉一个人。】


Vad står på? Vad är det som försegår? (*4)
(What's going on? What's happening? )
[What's the buzz? tell me what's a—happening?]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Låt mig ta och badda din panna nu (*3)
(Let me treat you and pad your forehead now)
[Let me try to cool down your face a bit]
“现在让我服侍你,轻拍你的额头”
【TBC】

Q大道 宽街场 19.11.2017 repo

在这次心血来潮“既然去了中城就要去看剧啊”的决定之前,我根本没看过完整的Q大道,只看过上海版的片段,没错就是那个经典的“如果你是gay”,所以这次看剧实在是惊喜不断。Q大道的rush是下午一点才开始买,不过off broadway好像管得没有那么严,我们提前了十分钟到也提前买了rush,万万没想到rush居然是第一排正中间的位置,此处必须说一下我的忠告:要看Q大道的朋友,你根本猜不到坐第一排会发生什么!


Q大道虽然主要是人偶表演,但布莱恩、圣诞夜、房东三个角色都是真人。人偶表演并不仅仅是演员操作人偶并唱歌,他们的表情很明显是完全投入进了角色,这里必须吹一下女主,这部剧的女主需要一个人精分扮演凯蒂怪兽和露西荡妇(Lucy the Slut大概这么翻译xxx),一个是甜美系的小姐姐,一个是霸气御姐音,并且这两个角色还有好几段对手戏,女主一个人精分得毫无违和感,表情声线都是一秒变,cv都是怪物啊!人偶系的另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肆无忌惮在舞台上开车,没错,啪啪啪的片段各种体位各种骚操作啥都有,用人偶表现其实有点鬼畜啊,被我拖去看剧的学长那一段小黄曲简直尴尬到爆炸。


剧情上来说中规中矩,真的很好笑,但是比起摩门经的深度还是有一定差距,总的来说还是一部值得一刷的好剧。几个我印象深刻的段子:“Donald Trump is only for now!”“我们要搬家了,离开Q大道去一个更好的地方,法拉盛。”“如果我能回到大学,住在寝室里吃meal plan”(我:noooooo我的meal plan都快刷完了我要怎么活得下去)“我希望我能随意翘课转专业和助教啪啪啪”(我&学长:卧槽……)


为什么不要坐第一排,这是一个有趣的故事。本来看到rush居然是第一排的时候我就很惊讶,毕竟平时买rush都是屋顶票的我总不可能运气这么好吧,经常的时候场务说第一排不要把东西放在舞台上也不要把脚放到舞台上,确实是离舞台很近,学长尝试了一下把腿搭上去,然而失败了(学长:谁他妈腿会那么长啊!)。因为真的太近了,不得不全程仰头,视角也不是特别好,好处是话筒没跟上也能听得清楚。没错,话筒是谁在负责,这次也好几处没跟上啊!“上网就是为了毛片”那首歌,Trekkie问其他人是不是上网就是为了看毛片其他人都说是,然后Trekkie,就指了指坐在第一排的学长,做了一个“我知道你也看you are being watched”的手势,学长本来还不太确定是不是在指他,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小哥,旁边的小哥对他暧昧一笑(学长:WTF)。顺便一提没人意识到trekkie也指代ST骨灰粉吗……有干冰烟雾的时候,烟雾直接从台上铺下来淹没了第一排的我,啥都看不见了。the money song,一群人在讨论上哪儿找更多的钱,然后突然就转头看向观众,跑下台来找观众要钱,房东直接抢了第一排一个妹子的挎包,妹子整个人都愣住了,房东还逗她玩不把包还给她,还好我的拉文克劳书包比较重不太容易被抢走,最后他们发现什么钱都没有却有一张nyc地铁卡。


off broadway,便宜啊!(来自破产了的夜七的哀嚎)


瑞典JCS歌词对比

赞美我家小公主!!!

朂:

英语小学水平瑞典语幼儿园前水平,本着一颗学术与热爱之心瞎搞。
()里为瑞典译英,[]里为英文原版(73,00,12每版各有不同已分别标注出来),“”里自译中文,与字幕太太有些区别,【】里是翻译时遇到的一些比较有意思的point。
从第一首开始,祝食用愉快。


【脑补天堂 Haven on their minds】


Det börjar klarna nu
(It's getting ready now)
[My mind is clearer now]
“现在是时候了”


Jag ser allt för klart
(I see everything, too clear)
[At last all too well]
“我已经看清事态”


allt det där ingen annan törs se
(but all the things there is no one dare to see)
[I can see where we all soon will be]
“这一切其它人却不敢面对”


【这里似乎可以解释最后的晚餐时为何大家那么淡定,看来门徒们其实心里都有谱,只是没想到会发生那么快。】


Det här ballat ur
(It has totally flipped out)
[If you strip away]
“事情已经失控:”


【这里的ballat ur是在某不知名软件找到的一个比较符合逻辑的英译flip out,跟英语专业的老铁讨论说这个词组本意比较常见的是精神失常/发疯了,但根据语境会有延伸义,所以取了“out of control”的意思翻译。“事情向相反的方向发展”也没毛病。】


en myt och en hype
(Myth,and hype)
[ the myth form the man]
“神话故事、炒作”


en person, det är allt som dom ser
(A person, that's all they totally see)
[You will see where we all soon will be]
“他们看见的,只是一个凡人而已”


【犹大第一次强调耶稣是凡人以及糟糕的现状,略带嘲讽。
瑞典版这首歌嘲讽力max,几乎是我能看懂的(。)语言版本里最狠的一版。瑞典佬简单粗暴的表达方式大家有目共睹。:/】


Jesus!
“耶稣啊!🙄”


Du har själv börjat tro
(You began to believe in)
[You started to believe]
“你开始相信”


på myten om dig själv
( the myth of yourself)
[the things they say of you]
“那些关于你的神话:”


att du är enda räddningen
(That you're the only rescue)
[You really do believe]
“你就是把他们从地狱坟墓里拯救出来的”


【räddningen这里应该指的是“拯救的方式”,引申就是救赎者救世主啦。有一点点“你这么屌怎么不上天啊”的意味在。】


från helvetes cell
(form the hell's cell )
[this talk of God is good]
“唯一救世主”


【cell在诗歌里常作“坟墓”的意思,地狱的坟墓,地狱的牢笼,都不影响理解。】


Allt bra som du har sagt
(Everything good you have said)
[And all the good you've done]
“你所说的那些善举”


kommer snart att glömmas bort
(will soon be forgotten)
[will soon be swept away]
“很快就会被遗忘”


kvar blir bara tomma ord
(leaving just empty words)
[You've began to matter more]
“只留些空话”


【empty word, 大话,空话,假大空。】


och ingen har förstått
(and nobody could understand)
[ than the things you say]
“没人真正领会的了 😒”


【förstått感觉还是理解成误解的反义词比较好,结合原版的“matter more”,都有耶稣的本意被误解的意思。
这里的翻译……根据自己看《圣经》的感受来的。如果感兴趣我推荐旧约智慧书里的《约伯记》,自行感受。:/】


Ledsen ,Jesus ,det är fel det jag ser
(Sorry, Jesus, what I see are all mistakes)
[Listen Jesus, I don't like what I see]
“抱歉,酥哥,我所见到的都是谬误”


hör på mig ,det är det enda jag ber
(Listen to me, that's the only thing I ask you)
[All I ask is that you listen to me]
“听我的话——这是我向你唯一的祈愿”


För du minns väl
(Cause you remember well)
[and remember]
“你一定记得清楚”


jag var din högra hand och följde dig
( I was your right hand man and followed you)
[I've been your right hand man all along]
“我是一直伴你身旁的左膀右臂啊”


【这里原版的I've been your right hand man all along也值得一提,还是那位老铁讲的。“I've been …… all along/for (time)”这样的发言是为了证明发言者“I”是有发言权有权威性的。这里应该就是一个单纯表达意志的情况,可以理解为犹大是“我跟着你这么久,你做了什么都有什么后果我看的清清楚楚,所以有资格讲你这样做是有问题的” 这个意思。
但是瑞典版就有很明显的“听我祈愿”这个抱有期许的意味在。】


Du har försatt dom i hypnos
(You have put them in hypnosis)
[You had set them all on fire]
“你把他们带进了个‘理想乡’ ”


【哈哈,hypnosis,来自社工科班的敏感性告诉我这里没有那么简单。……主要是因为犹大唱完这句冷笑一声。这个词有催眠、催眠术、催眠状态的意思。结合原版“set them all on fire”我选择了“被催眠的状态”这个意思,可以理解为这是在指责耶稣的所说所做有强烈的暗示或者诱导效果,而他本人却还不自知。


就是在这里,突然感受到瑞典版用词用喻的威力……】


dom säger Jesus är Guds son
(they say Jesus is the son of the God)
[They think they found a new Messiah]
“他们就说:耶稣乃神子”


men du vet hur folk kan ändra sig
(But you know how people could change)
[And they will hurt you when they find they're wrong]
“但你该知道,这样一来那些人会变成什么样 🙃”


När det började var allting så klart
(Once ,at the beginning , everything was so clear)
[I remember when this whole things began]
“想当初,一切都明明白白:”


Du, en vanlig man, men ovanligt smart
(You ,a regular man ,but unusually smart)
[Not talk of God then they call you a man]
“你,一介凡人,只是非凡智慧”


Du ska veta, att min beundran för dig är intakt
(You should know, my admiration for you hasn't die)
[And do believe me ,my admiration for you hasn't die]
“你要知道,如今我对你的钦佩也一点没变”


Men du blir allting som du säger
(But now everything that you say)
[But everything you say today ]
“但现在你所说的每一句话”


förvridet av dina lakejer
(distorted by your lackeys)
[get twisted 'round some other way]
“都被你的应声虫们扭曲”


【lackey!!!讲真我不觉的除了瑞典佬还有谁敢让犹大这么讲耶稣的信徒了……可见犹大气急败坏程度。】


Det blir nåt annat än det du har sagt
(What you said become something different)
[And they will hurt you if they think you've lied]
“你的言辞早就变了意思 🙁”


Jesus, lille snickarson
(Jesus little carpenter's son)
[Nazareth's most famous son]
“耶稣卑微木匠子”


född bland spikar och bland spån
(born among nails and shavings)
[Shoud have stayed a great unknown]
“生在铆钉刨花中”


Du borde gå i pappas skrov
(You should go in your father's hull)
[Like his father carving wood]
“你若继承父衣钵”


nog bättre så
(that probably be better)
[He'd have made good]
“可能更好”


Om du visat vad du kan
(If you want to know how good you are)
[Tables, chairs and oaken chests]
“如果你想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大能耐”


【这句翻译是结合后面的nog vore det bättre än来看的,我的理解是“你要真想施展才华,去当个工头也比现在当什么圣人要好”,后面那句骂真见鬼也是指现在耶稣的状况。】


ändå blivit byggförman
(then became a construction manager)
[would have suited Jesus best]
“那就去当个工头”


nog vore det bättre än
(It would be better than that)
[he'd have caused nobody harm]
“也总比现在好”


Sånt jävla hålla
(WTF)
[No one alarm]
“所以真见鬼 🙄”


【这段歌词瑞典版用的第二人称,原版变成了第三人称。可能原版设置上是这段开嘲讽然而瑞典版一开始就在嘲,所以就不变化了。暂时没搞清楚。】


Jesus, bryr du dig alls om politik?
(Jesus, do you really care about politics?)
[Listen Jesus, do you care about your race?]
“耶稣基督,你真的关心时事吗?”


【为防河蟹这么译了。】


Har du gått vilse i magi och mystik?
(Have you lost yourself in magic and mystery?)
[Don't you see we must keep in our place?]
“还是你在神迹里迷失了自我?”


Du blir utnyttjad av folk som vill ha dig i deras strid
(You are being exploited by people who want you in their battle)
[We are occupied, have you forgotten how put down we are?]
“你已经他人的斗争里被利用”


Men är det den linjen du kör
(But that's the line YOU are driving)
[(73,12)I am frightened by the crowd
(00)And our conquerors object]
“但这是你的底线:”


【这个line理解成准则妥妥的,但是因为自己结合犹大的情感,对这里理解为“你起码得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吧”,就译成底线了。】


Måste du veta vad du gör
(You need to know what you're doing)
[(73,12)to another nosiy sect
(00)For we are getting much too loud]
“你必须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Välj din väg innan nån av oss dör
(Choose your way before anyone dies,)
[And they will crush us if we go too far]
“在有人死去之前选好你的道路”


Innan nån av oss dör
(Before anyone dies !)
[If we go too far]
“——在我们之中有人死去之前!😤”


【这段英文每个版本唱词不同,很可能与整个剧舞台背景的设置不同有关。】


Jesus, lyssna till den varning jag ger
(Jesus, listen to the warning I give)
[Listen Jesus to the warning I give]
“耶稣,请听我的忠告吧”


annars kan jag inte följa dig mer
(Otherwise I can't follow you anymore)
[Please remember that I want us to live]
“否则我就不再能追随你”


Himmelriket det är inom oss
(The Heaven is within us)
[but is sad to see]
“ ‘天国与我们同在’ ”


Det var ju så du sa
(It's just as what you said)
[our chances weakening with every hour]
“——正如你所说的那样”


Men dom syr om det söm för söm
(But they stitched up seam unto seam)
[All you followers are blind!]
“但是他们开始东拼西凑”


【这里主要是关注到syr,和söm这个意象。缝缝挨着缝缝,缝起来,有没想到百纳被?再结合后面的“Allt det sanna har dom gjort till falskt”,对这句我理解成信徒们因为自己个人的各样目的,把真真假假的信息拼凑起来变成“所谓”的“真相”。
舆论造就出来的也是这样的东西吧。:/】


till nån slags dimmig himmelsdörm
(In virtue of some kind of foggy heaven's dream)
[Too much heaven on their minds]
“——就因为某个虚幻的‘天国梦’ ”


Allt det sanna har dom gjort till falskt
(All of the truth they made it to false)
[It was beautiful, but now is sour]
“现在,所有的真相都是他们制造的幻觉”


Ja, det sanna blir till falskt
(Yes, the truth turns into false)
[Yes, it's all gone sour]
“是啊,是非颠倒,黑白不分 🙃”


Lyssna, Jesus, till den varning jag ger
(Listen, Jesus to the warning I give)
[Listen Jesus to the warning I give]
“听着,耶稣,听从我的警告吧”


annars kan jag inte följa dig mer
(Or I can't follow you anymore)
[Please remember that I just want us to live]
“否则我就不能再追随你”


Kan inte du snälla lyssna på mig nu?
(Can't you listen to me now?)
[(73,12)So come on, oh he won't listen to me ah ~
(00)So listen, Jesus to the warning I give]
“现在你能听我说话了么?”


【这里……就是,剧里酥哥,这时候他终于睡清醒了。(。)】


Åh snälla lyssna
(O please listen to me)
[(73)Come on, listen to me
(12) so——]
“唉,请听我说吧”


Allt det sanna
(All the truth)
[(00,12)It's all ——]
“所有的真实”


blir till falskt
(became to false )
[(00,12)gone sour——]
“都变为虚幻”


【最后还是向耶稣强调事情已经失控了。
总地看,原版是在强调耶稣的本意被人误解因此事态失控——“人们只想信他们想信的,看他们想看的东西”;而瑞典版则更强调酥哥的言行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有小人作祟”,看后面的“what's the buzz”,忽然就有了“你说的我们都知道,就你一个人在吵吵,比起这我们还是更关心怎么去耶路撒冷或者反罗马人”的感觉啊……】


【TBC】

【论坛体】写父亲的同人文被本尊发现了!3(新增微博图链)

走AO3

微博


如果打不开,尝试一下用流量打开,如果用流量也打不开,那可能是没有缘分了。我知道一定被吞所以只能走外链了,实在不好意思,前文可以在ao3点击查看previous chapter。


二刷雷神3的一些细节

和学姐去二刷了雷神3超开心!!!希望她把瓦尔基里小姐姐的文写出来xxx

一些细节 

1.高天尊的大厦上的人头雕像,除了浩克还有角斗士!原谅对宇宙线看得少的我只认识这一个orz

2.瓦尔基里小姐姐回忆杀的时候,金发小姐姐的动作,一个是转身为黑发小姐姐挡剑,更有一个把她往后推的感觉,是希望自己的爱的人能够活下去啊,固然作为瓦尔基里,英勇战死才是宿命,但是面对爱人怎么可能完全没有私心呢 

3.于是锤基同理,基妹想劝锤哥留下来,有一种感觉是,作为魔法师,基妹对诸神黄昏的预言可能了解得比锤哥更深刻,他知道没有任何阻止得了的可能性,当然他肯定没想到他们回去的目的是为了开启诸神黄昏,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想让自己爱的人回去为了一个必败的战役送死,才会劝他留下来 

4.锤哥辫子里的一小缕黑发,不必说了,对他重要到可以结发的人里仿佛只有基妹是黑发了,毕竟不可能是sif吧…… 

5. 对于基妹回到阿斯嘉德并肩作战,锤哥是完全没有惊讶的,他知道从奥丁的“sons”解开基妹心结到自己给基妹更多的空间和鼓励,他的弟弟会成长。但是个人感觉锤哥在说“如果你在这里我会给你一个拥抱”的时候并不是完全确定飞船上是基妹本人,基妹回阿斯嘉德是因为他还是某种意义上把自己看作这里的一份子,但是既然一切都结束了,有了宇宙魔方,锤哥并不确定基妹会回来。并且当基妹接住瓶盖的时候,锤哥先是楞了一下再笑起来,足以说明他还是为基妹的归来感到惊喜的。

6. 瓦尔基里小姐姐平时是把头发扎起来的,在回忆杀里大战海拉是是披着头发的,最后与锤哥一起肛海拉的时候也是披着头发的,总有一种祭奠过去的感觉……

写得足够好,同人也不可以为所欲为的

个人观点。
写同人,在享受已搭建好的世界观和人物形象的便利的同时,必然带来一定是的束缚性。要是说写得足够好就可以放开了写,为何不去写原创。一切同人的基础都是原著,正是因为对原著的尊重,为了避免ooc,所以哪怕是感觉束手束脚也要不断磨练自己的能力去使同人成为一篇好的同人。这样的“束缚”往往可以带来文字能力上的提高,就像命题作文一样。有时候会有非常好但是并不适合写同人或者写了容易ooc的脑洞,在这样的情况下,文手们,拿出信心来把它写成原创,不要浪费了你的才华。但只要你写的是同人,不ooc难道不是所有同人创作的最根本原则吗。

说什么写得好就可以为所欲为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不同读者会对自己想看的同人有不同的看法吧,我不知道了。

【双子】哇——(原著向灵魂伴侣AU 一发完)

给学姐 @Vol de Nuit 说好的双子文


每一个巫师在成年前的某个时间会获得一个纹身,与其说是纹身,更准确的形容是一个印记,就像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一样一定不会被错过。纹身的内容是灵魂伴侣见到自己说的第一句话,从来没有人质疑过纹身的精确度,也没有人怀疑过纹身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到底巫师们生活在魔法的世界里,灵魂伴侣纹身又算得了多稀奇呢?


弗雷德和乔治在圣芒戈医院里出生时就拥有了他们的纹身,双胞胎的纹身都是一样的位置、一样的内容,在婴儿皱巴巴的皮肤上,小小的心脏所对应的地方,手写体的“哇——(Boo Hoo)”,就连字迹都分辨不出区别。


护士说他们是一对幸福的双胞胎,不会在漫长的成长中担心自己的灵魂伴侣到底会对自己说什么,但是莫莉有些不安,要是他们的灵魂伴侣是同一个女孩该怎么办?


韦斯莱夫人的担忧随着双胞胎的长大慢慢得到了更多佐证,弗雷德和乔治总是形影不离,就连他们的母亲也不能每次都分辨出来谁是谁,尤其是在他们稍微长大一点懂得玩“猜猜我是谁”的游戏之后。他们热衷假扮成对方,但对于外人来说他们俩根本没有区别,一样的头发,一样的眼睛,一样的笑容,只有他们自己明白假扮成对方的乐趣在哪里,只有他们自己明白彼此细微的差别在哪里,只有乔治知道弗雷德说谎时不安分的右手食指,只有弗雷德知道乔治不高兴时躁动的左眉,这样一来变成对方就是一件其乐无穷的事情了。


把灵魂伴侣的话题重新带入韦斯莱家生活的是罗恩七岁夏天手腕上出现的纹身,一行工整的字:“你是?(And you are?)”


即将要去霍格沃茨而兴奋异常的双胞胎为此取笑了家里最小的弟弟一整个夏天。


“噢罗尼小宝贝儿,你是谁?”弗雷德捏着嗓子尖声说。


“也许我们的罗恩小亲亲是要在舞会上遇见一位公主呢!”乔治跳起来行了个礼。


“或者是在奖章陈列室遇见费尔奇——”弗雷德拖长了嗓子,托几位哥哥的福双胞胎早已把从未踏足的霍格沃茨了解了个透彻。


“或者是在盥洗室遇见会说话的马桶圈。”乔治举起一根手指。


罗恩气呼呼地把手中的巧克力娃包装盒往地上一扔,涨红了脸冲着双胞胎大喊:“祝你们俩为了同一个灵魂伴侣打起来!”


“瞎说什么呢小傻瓜,”乔治露出了关怀傻子的笑容,“灵魂伴侣哪有好伙计重要。”


“说不定我们就会是和谐的大三角。”弗雷德提议。


“恶心!”罗恩丢下一句话自己生闷气去了。


在霍格沃茨特快上他们再次提到了这个话题,他们胸口的那个“哇——”。小时候他们好奇过,在被窝里用手一点一点丈量那个字迹的模样,除了其中一个比另一个潦草那么一点点,简直没有任何区别。


“‘哇——’到底代表什么呢,谁会发出那样的声音?”弗雷德狠狠咬了一口韦斯莱夫人上车前塞给他们的牛肉三明治。


“伤心的哭?嚎啕大哭?为什么一个姑娘会对着我们俩哭起来?”乔治把一颗比比多味豆丢进嘴里,立马做了个鬼脸,“呸,耳屎味。”


“也许!”弗雷德的眼睛亮了,“也许是被我们的恶作剧吓到了?”


“那得是一个相当厉害的恶作剧才能让一个姑娘哭出来。”乔治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不管怎么说,我想我们找到了霍格沃茨的人生目标。”弗雷德坏笑地看向他的兄弟,乔治同样笑起来,他们总是心灵相通。


恶作剧简直是流淌在双胞胎的血液里的东西,是他们生命与灵魂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霍格沃茨有那么多的乐子!盥洗室里突然爆炸的马桶,上课时黑板上浮现出的笑话,每一个惹人骂脏话的意外背后要么是皮皮鬼要么是韦斯莱兄弟的功劳,也许他们可以在短短七年里超越皮皮鬼之前的成就呢。


然而没有人被吓到哭出来,多数情况下他们很恼火,有的时候甚至有人感到很好玩,比如他们的室友、后来的死党李·乔丹,有一个二年级的赫奇帕奇女生被突然变成变成蛇的水管吓到高声尖叫(“比曼德拉草的尖叫更可怕”乔治回忆道),但是那绝对不是“哇——”。


在某一节飞行课上,他们注意到了站在对面的黑人格兰芬多姑娘,安吉丽娜·约翰逊,双胞胎交换了一个眼神,悄悄从袍子里抽出魔杖,安吉丽娜的扫帚就突然不听使唤地从她手里飞了出去,兴致勃勃地跳起了探戈,可怜的姑娘被下了一大跳,不得不上蹿下跳想拽住她的扫帚,乔治和弗雷德努力憋笑但还是不小心笑出了声,瞧她那滑稽模样,她还没那扫帚高!安吉丽娜终于在霍奇教授的帮助下抓住了扫帚,这个姑娘并没有哭起来,她怒气冲冲地大步走过草坪,抄起扫帚,像一个麻瓜一样挥向了笑得停不下来的双胞胎。


韦斯莱兄弟坐在医疗翼里,他们的鼻子刚刚停止流血,斑驳的血块凝在脸上,十分狼狈。哪儿有这么野蛮的姑娘,拿着扫帚把他们追得到处跑,她根本就不像个巫师!


“我必须说,虽然约翰逊小姐的做法并不合适,但是韦斯莱先生们,你们开学一个月的行为已经让格兰芬多失去了至少三十分,也许你们需要一周的课后整理档案室的禁闭来帮助你们反省你们的幼稚行为。”麦格教授严厉的眼神扫过两个耷拉着脑袋的男孩,确保他们点头之后才离开,留下安吉丽娜和双胞胎尴尬地面面相觑。


“嘿,其实你的身手不错,打过魁地奇吗?”弗雷德率先打破沉默。


“我们可以比一次三对三,我,凯蒂,艾丽西亚和你们。”安吉丽娜耸了耸肩。


“放马过来吧女士们!”弗雷德仿佛忘记了他的鼻子五分钟前还因为这些“女士”的扫帚鲜血淋漓。


依然没有人因为恶作剧而发出“哇——”的声音,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双胞胎无所谓地吐了吐舌头,为每一次成功的恶作剧击掌,这就是他们命中注定要做的事,至于灵魂伴侣?有与没有并无区别。


这个话题一直到六年级的时候才被他们重新提起,起因是三强争霸赛的圣诞舞会。


“所以,你们打算邀请哪个姑娘去参加舞会?”李盘腿坐在四柱床上问。


“某个布斯巴顿的法国人?”乔治不确定地把玩着手里的一块糖,他和弗雷德在考虑做点能让人突然出毛病但不至于是太大毛病的好东西,比如长出羽毛什么的。


“我想去邀请安吉丽娜。”弗雷德用魔杖尝试把四柱床的帷幕变成一个好看点的颜色,他们已经这么试了六年,可帷幔依然固执地保持丑得要命的酱红色,像坏掉的肉类。


“安吉丽娜?噢祝你好运,哥们儿。”李不厚道地笑了起来,“要知道她看见了你们俩因为违规使用增龄剂而垂垂老矣的样子,为此在公共休息室笑了一晚上。”


“那是因为我们表演了一出绝妙的老年韦斯莱双簧。乔治,我的老伙计,我听见你可怜的腰椎发出的呻吟啦,你昨天晚上难道撞上了(had a crush on)一个女巨怪吗?”弗雷德压低了嗓子模仿口齿不清的老年人声音。


“撞上/一见钟情!绝妙的双关。”乔治把糖抛向弗雷德,后者稳稳地抓住了那块糖,不假思索地扔进了嘴里,然后脸颊浮现出古怪的蓝色。


“嗯哼,我以为会有鳞片什么的。”弗雷德一边嚼着糖一边说。


“总而言之,你要去邀请安吉丽娜……她该不会是你的灵魂伴侣什么的吧?”李开玩笑地问。


“当然不是,她对我们说的第一句话是’你们就不能安静点吗’。”弗雷德回答。


“这么说她倒很可能拒绝你,要是有一个帅气的德姆斯特朗学生先邀请了她。”乔治若有所思地说,“就像我们可怜的罗尼宝贝儿,他的灵魂伴侣就要跟另一个男生去舞会了。”


“别傻了,邀请一个女孩去舞会就是小菜一碟。”弗雷德眉飞色舞,“至于罗恩,要记得他第一次听到赫敏对他说出那句话时,他跟我们说的什么来着?”


“‘我的灵魂伴侣居然是一个比费尔奇更讨人厌的家伙,梅林的吊袜带啊是因为我没有好好吃完妈妈的牛肉三明治吗’,他真是个可爱的小屁孩。”乔治尖声尖气模仿着罗恩,笑到不得不擦掉眼角的泪水,而现在他们的小弟弟还不愿意面对自己的内心。


正如弗雷德说的那样,邀请到安吉丽娜完全不难,黑人姑娘毫不惊讶地答应了弗雷德,为此李和乔治围着他又唱又跳了一晚上“情不自禁爱上你”(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乔治感觉怪怪的,他知道弗雷德一定也这样觉得,这还是第一次不是他们俩联手开玩笑。


舞会上所有人都很尽兴,然而所有他们在男生寝室里猜测过的浪漫情节都没发生,也许这就是安吉丽娜和弗雷德之间的特殊情思?乔治决定不去在意那些,毕竟他们有更重要的速效逃课糖,他努力把灵魂伴侣的想法压在心里,安吉丽娜并不是弗雷德的灵魂伴侣不是吗?当然,要是他的兄弟决定和那位好姑娘在一起,他当然会毫无保留地祝福他们。


后来的事情,乔治回忆起来就像一场疯狂的梦,乌姆里奇,笑话店,波特瞭望台。哪怕他失去了一只耳朵,可是,嘿!他们还有“洞听”的笑话呢。


直到他看到弗雷德被炸飞的墙壁掩埋,还有乱七八糟的咒语,他离得太远了,他甚至——他甚至再也感受不到那样的胸口的热度了。


“噢弗雷德……”乔治不顾一切地向他的兄弟冲去,他看到珀西在摇晃毫无生气的弗雷德,他跪倒在废墟里,甚至没有走到弗雷德身边,他怎么敢看到弗雷德,他不愿意看到那样的弗雷德或是那样的另一个自己。乔治听到咒语从自己身边擦过的嗖嗖声,战斗还在继续,他盯着视野最边缘的一小抹红色轻声说:“可你还没遇到你的灵魂伴侣呢。”


后来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在葬礼上安吉丽娜沉默地流泪,她很少看上去如此脆弱。乔治搂住了她的肩,他该娶她,在那一瞬间他意识到了。罗恩和他一起经营笑话店,他们收起了家里所有的镜子,但是放过了家庭合照,然后——然后,现在,乔治站在圣芒戈医院的产房外,他就要当爸爸了,为了给这位家族新成员取名字,他们已经从魔法史参考到圣经,并坚定地拒绝了赫敏关于罗马神话的提议,无论如何,乔治还没有这么紧张过呢,就好像他的胸口的纹身又开始发烫了。


“韦斯莱先生,恭喜你,你可以进去探望你的妻子和儿子了。”护士走出来告诉他。


乔治从安吉丽娜的怀抱里接过看起来脏兮兮的新生儿,那是他的儿子,这样的感觉真是奇妙。“他的”儿子。小家伙似乎感受到了血缘的力量,放声大哭起来。


“哇——”新生儿嘹亮的哭声充斥着所有人的耳朵,他们祝贺他有了一个健康的儿子。


那声哭声也刺进了乔治心底,醍醐灌顶,豁然开朗。只有乔治知道他一直错过了什么,直到这一刻,在他的儿子的哭声里他才明白。胸口的纹身从来说的不是受惊后的哭泣,而是出生时的哭泣,他的灵魂伴侣,从一开始也一直是他的兄弟,他们果真是彼此的镜子。他们多傻,满世界企图遇到自己灵魂伴侣,却不知道其实他们早就在一起了。


“这个孩子会叫做弗雷德。”他努力在泪水中扯出一个笑容,坚定地宣布。


END.


双子qwq我觉得挺残忍的一点是按原著,弗雷德被杀死的那一瞬间,乔治不在他身边qwq安吉丽娜是个好姑娘qwq


【笔友组】天底下最甜的东西

毫无逻辑,毫无剧情

脑洞来自  @Stargazer the Eleventh 


中原地区咸党居多,然而曹丕是一个甜党。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建安十三年随大军南下讨伐江对面的甜党时,曹操激励将士们,此战便可一举扫清甜党异端,确立“朝廷永远代表咸党的利益”原则,让咸豆腐脑一统九州大地。在撼动汤汤江水的欢呼中,曹丕往身后的阴影里缩了缩,干掉了孙权之后父亲不会对自己下手吧?虽说虎毒不食子,在甜咸之争面前恐怕父子情也要败下阵来,毕竟父亲这就要去弄死他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孙权了。


一场大火烧没了咸党的梦想,也烧掉了曹丕的对与江对面所有的期待和不安。胜败乃兵家常事,然而这是一场烫得吓人的惨败。


南征并非毫无收获,曹丕捡到了一面铜镜,慌于逃命间他还是捡起了枯草中的那一点亮光,显然不是什么精致的艺术品,可他还是留下了它,放在丞相府的厢房里,放在五官中郎将官署的案上,放在洛阳宫城嘉福殿枕边。


铜镜一直很烫,是那场大火的热,冬日可以暖手,更不得了的是,铜镜能回答问题,仿佛在《淮南子》中也有所提及是明君降世之兆。


曹丕握着铜镜,想了良久,毕竟这是他的第一个问题,终于他开口了:


“什么是天下最甜的东西?”


他真的很想吃甜甜的东西!不要为什么他会对孟达这么好,要知道,能找到一个甜党是多么有生之年此生无憾的事情。


铜镜回答:“陛下,您盘中的葡萄是全大魏最甜的东西。但江东有一物,比它甜一千倍。”


江东!曹丕手一抖差点没把铜镜摔到地上,他又一次回忆起了被江东支配的恐惧,江东的荔枝龙眼寡淡无味,橘子酸得直掉眼泪,那片土地上居然能长出任何甜的东西来?


虽说中原以咸党居多,葡萄甘蔗哪个不是北方风物,他绝不信江东这样的鬼地方能有世界上最甜的东西。


曹丕赶忙亲自研磨提笔,他要给孙权写一封信讨要江东最甜的东西试试看,可刚落笔又停下来,总不能直接问孙权要吧?为了掩饰自己的真正意图,他写了雀头香、大明珠、象牙、犀角、玳瑁、孔雀、翡翠、斗鸭、长鸣鸡……在最末尾小心翼翼地加上了水果与蜂蜜,也不知道江东什么甜,不过再甜也不过这些东西了吧,曹丕自信的想。


事实令他失望,孙权虽然送来了他要的东西,可那些显然比不上北方的甜。要说葡萄,西域葡萄虽甜,比起洛阳本地的葡萄总觉得少了几分滋味,但江东的水果就根本是寡然无味了,至于蜂蜜也比蜀地的要差不少。


曹丕郁闷地看着铜镜,这镜子怕不是在骗他吧?江东怎么可能用世上最甜的东西呢?


“世上最甜的东西是什么?”曹丕再一次问铜镜。


“葡萄无疑美味,却比不过江东大地上一物。”铜镜说。


曹丕百思不得期间,可惜除了从江东归来的于禁,也没人能告诉他江对面的土地上到底有何风物,何况于禁已经死了。


既然没有人能告诉他,曹丕突然灵机一动,不如就找一个江东本地人来问问?于是他写信给孙权,催他把孙登送来洛阳,既然不能亲自见到孙权,关心关心他儿子总是没错的吧?


信写了一封又一封,孙权偶有回信,儿子的事情却迟迟没有下文,曹丕气得大骂孙权不守信用,见不到江东本地人,难道要他亲自去找江东最甜的东西吗?


于是他亲自领军东征伐吴,面对滔滔长江无可奈何。就差最后一步,他就可以知道世上最甜的东西是什么滋味,最后却止步于此,如何能甘心。可他只能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写下“谁云江水广,一苇可以航”。要是果真如此,给他一根苇杆,漂到江对面也要找到那样的甜。


这镜子一定是出了什么差错,回到洛阳的曹丕再次拿起了铜镜:“天底下最甜的东西在哪里?”


“在江东。”镜子依然这样回答。


曹丕只问过铜镜这一个问题,他问了七年,答案总是如此,倘若他是一个有耐心的人,问到二十六年后,他就会听到铜镜回答:


“陛下的葡萄已经是世上最甜的东西了。”


可惜他也没有了这个机会。


END.


我的曹丕值极度不足qwq需要很多很多甜甜的丕丕……写完才意识到写反了甜的应该是丕丕?!

感谢学姐帮我发出来的QAQ之前死活发不上去,你们将就看吧,这是2,前文戳我主页

【论坛体】写父亲的同人文被本尊发现了!


lofter你他妈有毛病吧吞我论坛体。

下一更再和谐就弃坑,反正写不来搞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