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剑独行游

欧美/历史同人文段堆积,这儿夜七,请多指教

【丕中心/脑洞向】共同偶像是革命友谊的基础(微丕司马)

每个人都有那么点令君情节

剧情扯淡人物OOC切勿当真


黄初元年,曹丕缓步走下受禅台,目光扫过伏地恭贺的群臣,黑压压的一片无不是面带喜色,谁又知是真心欢喜还是强颜欢笑,先前登上受禅台时每一步都走得艰难,从建安十三年起他何时不是明枪暗箭中求生,多亏了一帮朋友鼎力相助,他们是臣子,更是他的朋友,但他最该谢的是荀彧。


“为何是荀令君?”司马懿不懂装懂,这老狐狸最爱不懂装懂。


曹丕拉起他的手细碎吻着:“若非令君,你我如何能交心,我又如何能与群臣交好?”


这话不假,荀彧虽从未表达过对曹丕的支持,却给了曹丕一个理由,以寻找同好来构建自己的粉丝团的理由。


关于司马懿


司马懿初为丞相府文学掾时事事谨慎处处小心,能没存在感就当背景板,却未料到被自己的学生抓住了把柄。


“先生可知丞相府是不让熏香的?”曹丕似笑非笑扯过司马懿的袖子,“不过,说来有趣,此香我倒有几分熟悉,莫不是在父亲房内闻到过,似是荀令君三日留香不散?却也不同……”


当年还没有超进化的司马懿愣了几秒才明白曹丕这一席话,信息量太大了,他不动声色扯回自己的袖子回道:“那么公子与荀令君很熟悉了。”


曹丕尴尬道:“没有的事,我哪能得令君青睐。不过先生也钦佩令君已久?”


司马懿微微一笑不答。


曹丕到底是年轻心急,抛弃了套路:“荀all还是all荀?”


司马懿缓缓道:“all荀all。”


曹丕惊喜:“先生不愧是先生,英雄所见略同,难怪父亲如此器重先生!”


司马懿在心里吓了一跳,没想到曹操居然是这种人,又见曹丕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尖:“先生可有兴致看看我的一点粗浅作品?”


从此,曹丕和司马懿走上了一起写同人交心的不归路。


关于陈群


在荀令君的粉丝中都知晓陈群是后援会会长,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荀彧有什么新消息是这个女婿第一个知道,有什么新周边也是陈群第一个到手。作为圈内著名周边收藏家,陈群向来是藐视群雄的存在,直到那日他与曹丕在丞相府偶然遇见。


这、这!曹丕戴的莫不是荀彧那日被树枝偶然扯坏的头巾?


陈群呆呆地看着曹丕,心底不禁对这位公子生出一丝好感来,能对周边有如此高的敏锐度,实乃人才!这日见到曹丕前他都未曾想到此头巾也可称为周边,陈群暗自下定决心回家量产一批先自己试用,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能掀起一股荀令巾岐的潮流了。


虽说那日曹丕与陈群并未能搭上话,但目光相交间,一股自然的默契与同盟却在他们之间形成了,从此偶有信笺从丞相府寄到陈群家中,若是被拦下来了也无所畏惧,毕竟其中都是周边设计图。而陈群最新出的周边,第一个收到的一定是曹丕。


关于曹植


写出“如冰之清,如玉之洁,法而不威,和而不亵”的曹植在建安十五年无疑是后援会中风头最盛的文手太太,一干群众一面为荀彧的去世哭得昏天黑地,一面又为曹植的诔文哭得死去活来。


“先生,我却不能为令君做半点事……”曹丕拉着司马懿的手不松开,两眼通红,他是真心为荀彧难过,也是真心为自己才疏学浅而痛苦。


“公子。”司马懿难得缓了神色柔了声音,“您若是能结束乱世守这河山盛世太平,便是对荀令君最好的祭奠,这比一篇诔文更实在。”


“但子建,子建写得一手好文章。”曹丕低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但他身为太太过于高冷难以真正聚集人心,你却不同。”司马懿道,同好与曹植相交更多冲着文手太太的产出,与曹丕相交却是为了有一个能同笑共骂的同好,“无论什么技能点你都全点上了。”


关于太子四友


“能与诸君相识,全是依仗荀令君啊。”成为王太子的曹丕私下宴请了四位同好,觥筹交错间他忽然感慨道。


“等等,”吴质险些一口酒喷出来,“长文、仲达也就罢了,彦才你居然也?没听说呀,你该不是白嫖粉吧?”


朱铄急得差点掀了案桌:“你污蔑谁白嫖!我虽常年没存在感,但该入的周边该打的call可不比你少,倒是你,没见你刷过任何令君相关的事,怕是伪粉。”


“好了好了,喝酒喝酒。”曹丕及时出来打圆场,“路人粉也好吃瓜粉也好,都是粉嘛,天下情敌千万家,推倒令君靠大家。”


司马懿清了清嗓子表示了不满,曹丕意识到了此言大不敬立马改口道:“靠父王。”


席上突然沉默了,自令君一去已是七年了。


关于钟繇


建安二十年勾搭钟繇是曹丕最大胆的一次举动,钟繇是什么人,是与荀家有千丝万缕联系又见证了荀彧从小到大一切的太太,原本圈内掌握最多信息的荀攸在建安十九年去世后,如此了解荀彧的一切的人恐怕就只剩下了钟繇。


曹丕不想做个私生饭,他只想留住荀彧的一点一滴,这就像荀彧还完整地活在记忆里。


钟繇是个爽快人,对能找到一个一起侃荀彧小时候段子的人十分开心,然而段子太厉害曹丕承受不来,偶像在自己心里的形象越来越像一个人而不是神。


崇文殿的案上常备着一份钟繇的信笺,每次批奏折到崩溃时,曹丕就翻一翻钟繇的信,其中言语总能让他笑到肚子疼,于是他怂恿钟繇写个段子集,“荀令君不为人知的二三事”之类的,钟繇自然是满口答应下来,曹丕还想着这书写完了得刻成碑,钟繇那么好一手字可不能浪费了。


黄初七年崇文殿内,曹丕交代完了政权大事,突然拉住了司马懿的手颤微微地补了句:“去问问元常啊,他的段子集还没写完?有生之年想看他填坑……”


END.


太太们,有生之年想看你们填坑……


其实是写二丕的勾搭之道时突然开了脑洞xxx

评论(12)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