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剑独行游

欧美/历史同人文段堆积,这儿夜七,请多指教

【悲惨世界】拜托,我们是乐高

乐高AU
宽街伉俪的乐高真的好可爱

1.安灼拉站在缪尚咖啡馆里,用小圆手敲了敲桌子:”公民们,请听我说,我们是乐高,这理应是一个自由平等博爱的世界,没人应当因摘下帽子是秃头受到歧视,没人应当因眼睛太大受到歧视——”

“也没人应当因唱歌难听受到歧视。”马吕斯闷闷不乐地补充了一句。

安灼拉瞪着马吕斯,一个乐高不应该拥有瞪视的表情,但革命的大天使能,就算是画在塑料表面的表情也严肃认真,甚至没人敢说出这样的表情十分可爱:“我们是乐高,我们不唱歌。”

格朗泰尔举着酒瓶唱起了“Enjolras is awesome”。

2.格朗泰尔有个酒瓶,乐高拥有自己的道具并不是一件稀奇事,但安灼拉不这么认为。

“格朗泰尔,放下拿个酒瓶!我们是PG-13的,怎么能出现酒精问题。”

乐高领袖义正严辞的话换来了酒鬼听不清的几声嘟囔。

“你什么也不能,甚至不能喝下瓶子里的酒。”安灼拉继续说。

格朗泰尔抗议起来,表示自己的酒瓶里没有酒。

“要我说,安琪是在为没有专属道具闹脾气,马白夫公公也举过红旗呢。”乐高也和小猫一样可爱的古费拉克眨了眨眼睛。

3.“你允许吗?”格朗泰尔看着安灼拉,他的涂装已经有些花了,仍然展现出不可思议的力量。

安灼拉笑了,并且握住了格朗泰尔的手。

准确地说是企图握住格朗泰尔的手,但是乐高们的C型手并没有那么容易做到这个动作,安灼拉又试了一次,然后再一次,他是一个严谨的人,甚至愤愤地拉起格朗泰尔的手观察如何才能将两个C型手卡在一起。

“也许你们该,呃,斜着站之类的?”举着枪的士兵好心提醒。

于是他们侧了侧身,再次尝试,最终他们还是握手了。

“说真的我们为啥要复排这种悲情时刻啊?乐高不会死,但我的眼睛有点疼。”一个士兵说。

4.冉阿让从武人街7号出来时没见着沙威,他一路找去,找到在塞纳河里找到了漂在河面上的沙威。

乐高被丢进河里是会浮起来的,他以为侦查员先生知道这一点,于是好心的割风先生把沙威捞了上来,还好他们是乐高,不需要换身衣服或是吹干头发,也不会被淹死。



没啦!今天的可爱值不足qwq

评论(10)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