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剑独行游

欧美/历史同人文段堆积,这儿夜七,请多指教

【赫阿】新生吸血鬼的适应期 1

小甜饼合集!

有生之年想看麻卢的赫阿QAQ

OOC啊逻辑混乱啊都是有的orz



Alfred和Sarah回到了伯爵的城堡暂住,而在这期间Alfred发现自己不得不逐渐适应一连串的改变。


牙齿


居住在城堡里的吸血鬼们并不热衷于亮出尖牙,这让Alfred稍稍心安,但每当他看到那些在月光下阴森可怕的凶器依然会忍不住发抖,哪怕他现在已经成为永生的一员。也许是因为之前与尖牙相关的糟糕经历给他留下了心理阴影吧,Herbert想咬他,Sarah咬了他,虽然事后冷静下来的棕发姑娘给他道了歉解释说只是因为当时太饿又太紧张(Alfred当然不可能一直怪罪她啦),被咬仍然非常非常疼,以至于每一颗尖牙都会让他回忆起痛不欲生的绝望。


比起尖牙恐惧症更麻烦的是,Alfred还不太会控制他自己的尖牙。照道理来说尖牙是吸血鬼身体的一部分,控制它们该是理所当然的,但也许是心理阴影让Alfred一紧张就会冒出尖牙,而嘴里的异物感让他更加紧张甚至无法把尖牙收回去。他真的不希望变为吸血鬼,Alfred坐在飘窗上沮丧地想,他跟随教授学习了那么久的吸血鬼(它们有哪些特征、是多么邪恶、该如何杀死),到头来自己却沦为了其中一员,与其说是厌恶自己,更准确的是他没那么快能接受这一切,再加上尖牙问题……


“亲爱的。”一个银色的脑袋出现在门口。


“Herbert!”Alfred吓得差点从飘窗摔到地上,他应该习惯了Herbert时不时从某个地方冒出来找他,选择性忘记了他企图杀死自己的事实,就像他还是那个刚到城堡的小助手一样,一个令人愉快的玩伴,Alfred不知道伯爵允许他暂住在城堡是否也是Herbert的想法,至少小少爷对他非常热情友好,甚至有点过了头,如果他必须诚实地评价的话。


不管怎样经常经历这种事,他还是被Herbert吓了一跳,尖牙也不听话地冒了出来,不不不不——Alfred慌乱地在脑子里命令尖牙收回去,但对方固执地抵着他的口腔内壁不肯让步,他该怎么做,为什么教授不研究一下吸血鬼的尖牙是怎么回事!


“甜心,你怎么了?”Herbert担忧地凑了过来,修长的手指绞在胸前,现在只要Alfred有一丁点儿的不对劲都会让年长的吸血鬼像老母鸡一样忧心忡忡,哪怕他自己也不过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抱歉我,呃,”Alfred急于打消Herbert的疑虑又不想把尖牙暴露出来,然而紧张让他又一次搞砸了,尖牙不小心划伤了自己的嘴唇,疼痛让Alfred皱着眉轻叫了一声,他本能地想伸手去触碰嘴唇看有没有流血,突然又记起来自己已经是一个吸血鬼了。


“别动,”Herbert倾身上前,突如其来的压迫让Alfred不得不继续坐在飘窗上,城堡的小少爷伸手轻轻擦过对方毫无血色的嘴唇,凝视着那一小寸皮肤,那里有伤痕但是几乎没有出血,他的动作慢得近乎挑逗,对Alfred来说却是坐立不安的折磨,假如他还能够有心跳那么一定已快爆炸了,Herbert凑得太近了,却又消去了几分他平日的浮夸做作,此时他显得竟是那么……英俊。


Herbert吻了他,一个小小的吻,他仅仅是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舔了一下嘴唇上的伤痕,再轻嘬了一口玫瑰般柔软的冰凉唇瓣,并没有缠绵与情欲,实在不像他自己会做的事情。


就算如此,一个吻!这对Alfred来说也太过了。


“好了亲爱的,你会没事的。”Herbert双手一拍站了起来。


“呃,那么,吸血鬼的吻、是可以……治病?”Alfred僵在原地结结巴巴地问,上帝啊他的脸一定烫得要死,如果他还有血的话。


“当然不,只是你如此可爱。”Herbert笑了起来,“至少你的尖牙缩了回去。”


“噢!”Alfred窘迫地用舌头确认了一下,真是不可思议,他甚至没注意到。


“假如下次你的尖牙又缩不回去了,”Herbert扒着床柱朝他抛了个媚眼,“我很乐意帮忙哦。”


“谢谢您啊……”Alfred盯着窗檐的一小块污渍小声说。


TBC.


自割腿肉,绝望到死亡,tdv的票好便宜而我在宽街,这有什么好说的呢qwq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