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剑独行游

欧美/历史同人文段堆积,这儿夜七,请多指教

【哈赫】Un Jour有朝一日(魏老板生贺)

OOC

不知所云

两年没写BG根本不站这对所以万分抱歉




作为活在社会中的生物,面对不同的观众,一个人可以戴上不同的面具,也可以揭露不同的自我,最为不可理喻的是,有些秘密对于最亲密的人无法袒露,却可以向陌生人轻描淡写地提起,比如有一个关于救世主哈利·波特的故事,在那件事发生时他确信自己会一辈子守口如瓶,但也说不准会告诉一个麻瓜,一个不知道他的经历和魔法世界的存在的陌生麻瓜。


事情是,正是在伏地魔卷土重来最黑暗的日子里,在寻找魂器的旅程中,罗恩扯下挂坠盒扔在地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而赫敏跌坐在椅子上抽泣起来。


哈利不知所措地不知道该等盔甲护身咒消失后去追罗恩还是呆在帐篷里等他良心发现自己回来,在将近七年的友谊里他和罗恩闹过别扭,不止一次,但毕竟身处霍格沃茨同一个城堡里,他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会真的失去这份友情,就算是现在他也没想过,但是第一次他不是那么确定。


借着帐篷里忽明忽暗的灯光,哈利注意到赫敏把脸埋在手掌里小声哭着,他的嘴唇动了动想说点什么去安慰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扯过罗恩床上的毯子给她披上,用力拍了拍她的肩膀想给她一点温暖。在哈利的记忆里,赫敏从来不是一个爱哭的女孩子,当然她哭过,不止一次,但通常她的悲伤是安静的,他快记不清上一次她呜咽着哭出声是什么时候了,邓布利多的葬礼上吗?


炉子上脏兮兮的水壶突然尖声叫起来,冒着蒸汽上蹿下跳,哈利这才记起来在罗恩走之前他们烧了一壶水准备泡茶,他迟疑了一下决定去灭掉炉子再给赫敏泡杯热茶,也许会让她好受一点,但棕发女巫先他一步抽出魔杖对着炉子的方向轻抖手腕,水壶安静了下来。她用手擦了擦眼泪,深呼吸了几次来平缓痛苦的抽泣,抬起头若无其事地宣布:


“对不起,我只是有点想家…”


“我明白。”哈利点了点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回答,在他明明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然而他突然又懂得了他们之间的共同点,就像一年级时面对厄里斯魔镜里求而不得的家庭时,在冰凉地板上生长的“想家”,而赫敏则是主动放弃了她的家庭,如果他们无法摧毁伏地魔,格兰杰夫妇也只会在澳大利亚的阳光下度过余生,永远不知道他们曾经有过一个勇敢聪慧的女儿不过说到底,放弃已经拥有的幸福比思念从未获得的幸福更需要勇气,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分院帽没有把全霍格沃茨最聪明的女巫放到拉文克劳。


帐篷里安静得只有炉子上的火焰跃动的声音,几乎是同时,他们给了对方一个拥抱,一个非常用力到把所有的悲伤都压成碎片的拥抱。少女蓬松的棕色长发紧挨着哈利的脸颊,他能闻到那上面残留的薄荷洗发水的香味和她身上从未散去的书本味道,天知道他们穿梭在森林和各种伏地魔生活过的地方哪里来的霍格沃茨图书馆里放了几百年的书的气味。


赫敏的下巴抵着哈利的肩膀,他意识到他从没注意过这位朋友身上女性独有的柔软和纤细,也许除了三强争霸赛舞会那一次,她从楼梯上走下来时令整个门厅灿然生辉,那是第一次哈利和罗恩意识到万事通小姐可以如此有魅力。然而至此之后,赫敏还是赫敏,那个年级第一的高傲姑娘,哈利从来没有把她“女性”的身份放在“朋友”的身份前面,他把秋和金妮当作走进自己生命里的特殊的女孩,却把赫敏归类到了理所当然的生命的一部分,他可以忍受与金妮长久的分别,但除了暑假,他似乎还从未经历过与赫敏漫长的别离,她一直在那里。


“我只是希望你知道,”赫敏松开了他,眼睛和鼻尖因为哭泣而泛红,她清了清嗓子轻声说,“我从不后悔做出这样的选择。”


是选择跟随他寻找魂器,还是选择跟随把罗恩隔在盔甲护身咒的另一边?


哈利没有问,他吻了吻赫敏的额头并让她好好休息,这是一个他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故事,但也说不准有朝一日。


END.


听最甜的罗朱曲也最多写到这个程度我也很绝望啊,NY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根本没有人给我一个拥抱,西区R都比我好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