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剑独行游

欧美/历史同人文段堆积,这儿夜七,请多指教

【笔友组】天底下最甜的东西

毫无逻辑,毫无剧情

脑洞来自  @Stargazer the Eleventh 


中原地区咸党居多,然而曹丕是一个甜党。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建安十三年随大军南下讨伐江对面的甜党时,曹操激励将士们,此战便可一举扫清甜党异端,确立“朝廷永远代表咸党的利益”原则,让咸豆腐脑一统九州大地。在撼动汤汤江水的欢呼中,曹丕往身后的阴影里缩了缩,干掉了孙权之后父亲不会对自己下手吧?虽说虎毒不食子,在甜咸之争面前恐怕父子情也要败下阵来,毕竟父亲这就要去弄死他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孙权了。


一场大火烧没了咸党的梦想,也烧掉了曹丕的对与江对面所有的期待和不安。胜败乃兵家常事,然而这是一场烫得吓人的惨败。


南征并非毫无收获,曹丕捡到了一面铜镜,慌于逃命间他还是捡起了枯草中的那一点亮光,显然不是什么精致的艺术品,可他还是留下了它,放在丞相府的厢房里,放在五官中郎将官署的案上,放在洛阳宫城嘉福殿枕边。


铜镜一直很烫,是那场大火的热,冬日可以暖手,更不得了的是,铜镜能回答问题,仿佛在《淮南子》中也有所提及是明君降世之兆。


曹丕握着铜镜,想了良久,毕竟这是他的第一个问题,终于他开口了:


“什么是天下最甜的东西?”


他真的很想吃甜甜的东西!不要为什么他会对孟达这么好,要知道,能找到一个甜党是多么有生之年此生无憾的事情。


铜镜回答:“陛下,您盘中的葡萄是全大魏最甜的东西。但江东有一物,比它甜一千倍。”


江东!曹丕手一抖差点没把铜镜摔到地上,他又一次回忆起了被江东支配的恐惧,江东的荔枝龙眼寡淡无味,橘子酸得直掉眼泪,那片土地上居然能长出任何甜的东西来?


虽说中原以咸党居多,葡萄甘蔗哪个不是北方风物,他绝不信江东这样的鬼地方能有世界上最甜的东西。


曹丕赶忙亲自研磨提笔,他要给孙权写一封信讨要江东最甜的东西试试看,可刚落笔又停下来,总不能直接问孙权要吧?为了掩饰自己的真正意图,他写了雀头香、大明珠、象牙、犀角、玳瑁、孔雀、翡翠、斗鸭、长鸣鸡……在最末尾小心翼翼地加上了水果与蜂蜜,也不知道江东什么甜,不过再甜也不过这些东西了吧,曹丕自信的想。


事实令他失望,孙权虽然送来了他要的东西,可那些显然比不上北方的甜。要说葡萄,西域葡萄虽甜,比起洛阳本地的葡萄总觉得少了几分滋味,但江东的水果就根本是寡然无味了,至于蜂蜜也比蜀地的要差不少。


曹丕郁闷地看着铜镜,这镜子怕不是在骗他吧?江东怎么可能用世上最甜的东西呢?


“世上最甜的东西是什么?”曹丕再一次问铜镜。


“葡萄无疑美味,却比不过江东大地上一物。”铜镜说。


曹丕百思不得期间,可惜除了从江东归来的于禁,也没人能告诉他江对面的土地上到底有何风物,何况于禁已经死了。


既然没有人能告诉他,曹丕突然灵机一动,不如就找一个江东本地人来问问?于是他写信给孙权,催他把孙登送来洛阳,既然不能亲自见到孙权,关心关心他儿子总是没错的吧?


信写了一封又一封,孙权偶有回信,儿子的事情却迟迟没有下文,曹丕气得大骂孙权不守信用,见不到江东本地人,难道要他亲自去找江东最甜的东西吗?


于是他亲自领军东征伐吴,面对滔滔长江无可奈何。就差最后一步,他就可以知道世上最甜的东西是什么滋味,最后却止步于此,如何能甘心。可他只能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写下“谁云江水广,一苇可以航”。要是果真如此,给他一根苇杆,漂到江对面也要找到那样的甜。


这镜子一定是出了什么差错,回到洛阳的曹丕再次拿起了铜镜:“天底下最甜的东西在哪里?”


“在江东。”镜子依然这样回答。


曹丕只问过铜镜这一个问题,他问了七年,答案总是如此,倘若他是一个有耐心的人,问到二十六年后,他就会听到铜镜回答:


“陛下的葡萄已经是世上最甜的东西了。”


可惜他也没有了这个机会。


END.


我的曹丕值极度不足qwq需要很多很多甜甜的丕丕……写完才意识到写反了甜的应该是丕丕?!

评论(16)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