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剑独行游

欧美/历史同人文段堆积,这儿夜七,请多指教

【黑家兄弟】黑猫(原著向小甜饼)

这篇是收录于黑家兄弟小料合志《Stars》中的短篇,本子已经完售所以放出来(混个更新)


格兰芬多塔楼里来了一只黑猫,虽然城堡里独来独往的猫并不少,在麻瓜文化里与魔法紧密相连的黑猫却几乎没有。女孩们首先发现了他,端坐于尚未熄灭的壁炉边仰着头,黑色的长尾在地上忧心忡忡地扫来扫去,却始终与壁炉保持着距离,这样他油亮的皮毛就不会被烧到。


“瞧瞧他,真可爱!”玛丽颤抖的呼喊里充满了惊喜,她走过去俯下身挠了挠黑猫的下巴,黑猫并没有躲闪。


“我从没在城堡里见过他。”莉莉也凑了过来,歪着头疑惑地指出黑猫的神秘,黑猫紧张兮兮地承受着两个女孩的抚摸,与其说是享受不如说是不知道能怎么拒绝。


雷古勒斯·布莱克的确对如何在阿尼玛格斯状态下拒绝异性爱意的抚摸毫无概念,他开始后悔自己做出了这个决定。他知道他的哥哥在策划着什么,关于阿尼玛格斯,然后他才意识到他的哥哥居然打算成为一个非法的阿尼玛格斯,检举揭发的念头在他脑子里一闪而过,只是一闪而过,他头一次觉得这样的事十分有趣,梅林的口水巾啊他当时究竟是中了什么咒语才会自己也开始研究阿尼玛格斯,也许他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比小天狼星差劲?


于是在四年级的复活节假期,雷古勒斯第一次在自己的寝室里尝试了变形,他成功变成了一只黑猫,一切都很完美除了他无法把自己变回去,他试过了准备好的一切办法都无能为力,包括应急方案A到Z。真见鬼,黑猫在斯莱特林男生寝室里舔着毛,他就不该一个人做这种事。紧接着他想起了小天狼星,也许他的哥哥有什么研究成果能解决这个问题,他自然是不屑于求助小天狼星,他只是去寻找资料,抱着这样的想法的黑猫展开了从地下室到塔楼的漫长旅途,这也是为何他会受困于两个格兰芬多女生的手指间。


“伊万斯!看看你搞到了什么,一只黑猫!”一个声音从雷古勒斯头顶传来,他被一只有力的手拎了起来,不,泥巴种女生就算了连自大狂波特也来?雷古勒斯奋力挣扎起来,却摆脱不了詹姆抓着他后颈的手,他转而张牙舞爪扑向黑发的格兰芬多,却因为腿短而伤不了对方丝毫,这不公平,黑猫愤愤不平地喵呜起来,他也只比他的哥哥矮一点而已。


“詹姆,放他下来,他不喜欢你。”莉莉义正严辞地谴责道。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詹姆随手把黑猫扔到了小天狼星怀里,雷古勒斯这下是吓得不知该如何是好,他变成了一只黑猫被他所鄙视的哥哥抱在怀里,而小天狼星正在,呃,安抚地挠他的耳朵根?迫于生理本能他几乎要发出舒服的咕噜声了。


“城堡里没这么一只猫,他是从哪里来的?”小天狼星问。


“我们也是头一次看到他。”莉莉回答,又补充了一句,“也许是从霍格莫德镇上溜达来的。”


“猫,他们能自己照顾好自己。”詹姆挥了挥手带头往通向男生寝室的楼梯走去,小天狼星跟在他后面,没有打算把雷古勒斯放下来。好机会,黑猫在哥哥的臂弯里缩成一团想,他可以从他们的寝室找起。


格兰芬多的寝室比斯莱特林采光更好,更……生活化,雷古勒斯看着床尾箱子边缘露出来的袍子衣角和地板上还没被家养小精灵带去洗的袜子,再次为自己是个斯莱特林感到高兴,就算在小天狼星床底下发现去年他送的《生而高贵,巫师族谱》他也丝毫不会惊讶。


小天狼星把自己砸向四柱床,继而把怀里的黑猫放到胸口,黑猫如释重负地站起来舒展了身体,轻盈地跳下床踱步欣赏起这个房间来,他并没有像普通的猫咪一样东蹭蹭西闻闻,而是谨慎小心地观察着周遭,尾巴却翘得老高一副神气模样。


“看看他,像在巡视自己的领土。”早先就在寝室里的莱姆斯盘腿坐在床上看着黑猫。


“像个皇帝!”彼得补充道。


“他不像其他的猫。”小天狼星冷不丁地评论道,“他不喜欢我。”


“噢大脚板,难道这年头猫都必须像姑娘们一样拜服于你的英俊之下?”詹姆搔首弄姿地摆出一个姿态,惹得小天狼星翻了个白眼又哈哈笑起来。


“我只是,”格兰芬多的布莱克停下笑喘了口气,以十分坚定不容置疑地语气说,仿佛在指出一个显而易见的真理,“要知道,猫一般都喜欢我。”


雷古勒斯没心情去在乎他们的谈话,他正在仔细寻找任何小天狼星可以用来存放他的研究的地方,并计划着趁格兰芬多们去吃晚饭时实施自己的计划。然而格兰芬多总是有办法让事情不如人意,他愚蠢的哥哥企图证明自己对猫的魅力,懒洋洋地坐在地板上对着他伸出手,脸上的笑容能让半个城堡的女生尖叫着陷入昏厥,雷古勒斯对这样的笑容也很陌生,他熟悉的是小天狼星讥讽冷漠的笑容,所以他忘了在自己哥哥面前逃开。


“来,乖孩子,过来。”小天狼星轻声说。他对他的弟弟说过这样的话吗?


“他是一只猫,不是狗狗。”詹姆在一旁看好戏。


好吧,好吧,雷古勒斯应该高傲地走开,但这样岂不是会让小天狼星更起疑心?虽然他怀疑的理由毫无根据。


但是一只猫要怎么表达好感?他可从来没有养过猫,雷古勒斯走到小天狼星伸出的手边,他到底该怎么做?这简直比占卜学期末考试更难以捉摸,他歪了歪脑袋,伸出舌头舔了小天狼星的手,用猫的视角体验这个世界实在是十分微妙,而小天狼星看上去更惊讶,他像是想要发表什么评论,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终于,寝室内空无一人,雷古勒斯开始小心翼翼地翻找杂物,接着他意识到他完全可以把现场制造成“一只淘气的猫”会做的那样,所以更加肆无忌惮起来,然而他一无所获。他该怎么办,作为一只猫度过下半生吗?难道要让他向小天狼星求助吗?小天狼星自己的研究成功了吗?要是他根本都还没成功变成阿尼玛格斯呢?


正当他趴在地板上发愁时,寝室门闩发出了咔嚓的声音,雷古勒斯被吓得发出一声丢人的喵呜跳了起来,他低估了自己作为一只猫的弹跳力,不幸撞上了詹姆堆在床脚的复活节彩蛋包装盒,五光十色的纸盒城堡坍塌下来把他埋在了其中,而后有人轻挥魔杖帮他把纸盒移开,寝室的主人们回来了并关上了门。


西西弗斯看到巨石再一次从山尖滚落也不会比雷古勒斯更绝望了,并不是说他不能自己跳起来按下门把手走出去,但这很可能会让格兰芬多们起疑,像个斯莱特林,他告诫自己,别把希望放在鲁莽的运气上,他得等到他们睡着才能溜出去了,至少在那之前他祈祷自己不会莫名其妙又变回人形。


初春的夜色温柔地将城堡笼罩在其中,天空渐渐变为和他皮毛一样的黑色,雷古勒斯蜷成一团思考着还有什么办法能解决自己的问题,也许他可以潜入禁书区,作为一只猫这倒是个尤其简单的任务,但是一只猫推得开格兰芬多塔楼的肖像画吗?


习惯了斯莱特林安静氛围的雷古勒斯简直没法再仔细思考,格兰芬多们实在是很吵闹,仿佛有说不完的笑话和新奇故事,一句话接着下一句没有尽头,而令他甚至感到不适的是,小天狼星不再是那个皱着眉对一切都不满意的兄长。


“你,”小天狼星把黑猫抱了起来举在自己面前,他自己才洗完澡,微长的黑发还滴着水,这让他,雷古勒斯不得不承认,十分养眼,“你不像一只猫。”


雷古勒斯心中警铃大作,难道小天狼星发现了什么?说起来,为什么他对猫这么熟悉?


“你的眼睛是灰色的。”他的兄长盯着他,同样的灰眸子仿佛能看穿灵魂,雷古勒斯挣扎了一下,未果,“黑猫没有灰色眼睛的。”


他停了停继续说,“而且你是黑色的(And you are black)。”


忽然,小天狼星像是获得了神启般恍然大悟,目光冷峻起来,板着脸质问面前的黑猫:“雷古勒斯·阿克图卢斯·布莱克,你最好赶紧承认你的恶行,否则我会用咒语让你露出你的真实面目。”


事情就这样败露了,雷古勒斯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拧在了一块,小天狼星的脑子究竟是如何随心所欲地跳到了这个结论。承认自己的行为并被羞辱一番和被迫变回原样并被羞辱一番,他怎么能从其中做出选择?难道让他感谢小天狼星施以援手把他变了回来?


他拒绝做出选择,黑猫一双漂亮的灰眼睛无辜地望着人类。


“大脚板?你在对那只猫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吗?”莱姆斯温和地发问。


小天狼星妥协了,将黑猫放到床上:“你不会是雷古勒斯那个小混蛋,你比他可爱十万倍。”


真是谢谢您啊,雷古勒斯如是想,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如果猫可以讽刺地笑起来那么他一定已经这样干了。


“我讨厌他。”小天狼星躺在床上补充道,“他太随波逐流没有脑子,太软弱无能没有魄力,他为什么就不肯不带偏见地看看这个世界?”


他也讨厌你,如果你不知道的话,雷古勒斯愤愤不平地想,分明是你太幼稚愚蠢自以为是,对一切都有不可抹去的成见。黑猫把头枕在合抱起来的前爪上盯着自己的尾巴尖,突然不太明白阿尼玛格斯的意义究竟在哪儿,他的哥哥对着一只莫名其妙的黑猫都比对着自己的亲弟弟更愿意敞开心扉。格兰芬多塔楼让他感到不舒服,他挪了挪位置不悦地想,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个错误,他真的得离开了。


“我真的讨厌他。”小天狼星坐起来把四柱床的帷幔放下了,他是打算让一只来路不明的猫睡在自己的床上?雷古勒斯不赞同地轻轻喵了一声,万一这只猫有虱子或者恶意的魔法呢,倒不是说他自己有什么问题,这只是又一次证明了格兰芬多式不过脑子的行为。年长些的布莱克再次躺下来,手指挨着毛茸茸的黑猫,寝室里安静下来了,只有翻身发出的被单摩擦的声音,雨突然下了起来,淅淅沥沥吵个没完。


“但我爱他(Yet I love him)。”布莱克家的长子突然说,声音轻得仿佛是梦中呓语。


END.


沙雕脑洞,不管不管我觉得雷尔就是黑猫啦【猫控本人】狼殿肯定猫控无误的,和克鲁克山互动好萌www


评论(13)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