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剑独行游

欧美/历史同人文段堆积,这儿夜七,请多指教

【HP AU】Magic 圣诞篇

多cp,大杂烩,脑洞向,片段灭文法,OOC

圣诞无剧情无文笔小甜饼

发个糖以便明年发刀


霍格沃茨的圣诞一向很漂亮,十二颗高大的圣诞树整齐立在门厅,盔甲和楼梯也被装饰一新,礼堂的穹顶是懒洋洋飘着雪的天空,城堡里每一块砖都像被写上了“Merry Christmas”的红绿文字。


圣诞留校的学生毕竟是少数,如果谁(学生\皮皮鬼\不速之客)想搞点事情都会选在圣诞假期的前夕,霍格沃茨好过麻瓜学校的一点是没有圣诞之前的变态期末考试周,这给了捣蛋鬼们更大的发挥空间。


今年莫扎特决定来做搞事的勇士,至于具体干点什么,槲寄生是个老套但不错的选择,霍格沃茨的圣诞节少不了槲寄生,但施过魔法的槲寄生很懂事地不会玩得太过比如突然在冉阿让教授和沙威教授的头顶冒出来,这可不够好,莫扎特转着魔杖摇了摇头,坐在拉文克劳塔楼的飘窗上晃着腿,为了那些眉来眼去却还没终成眷属的人着想,他要搞个大新闻。


在圣诞放假的前一天,城堡里的学生和教师惊讶地发现槲寄生泛滥成灾了,只要站在槲寄生下的人不按规则接吻就会长出亮红色的脓包和皮疹,而如果遵守规则接吻了这些槲寄生甚至会发出美妙的音乐。


首先是魔药课教室门口长出了一株槲寄生,并且对所有要求它挪挪位置的咒语无动于衷,成功让一起上魔药课的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感到崩溃。安灼拉提着坩埚冷冷地看着被作死十级的古费拉克一把推过来的格朗泰尔,后者想立马冲进教室把自己溺死在生死水里睡上三十年。最后是安灼拉不情不愿地给了格朗泰尔一个吻,在脸颊上,可怜的黑发斯莱特林看上去快疯了,而知情人士古费拉克断言安灼拉根本没他看上去那么不满:“安灼拉嘛,看上去总是一副凶巴巴的严肃模样,指不定心里有点小激动呢。”


大约是梅林为了赞赏热心肠的古费拉克,当他去找正在帮马白夫教授布置圣诞树的公白飞时,另一株槲寄生在他们头顶上的冷杉树枝上伸展开来,格兰芬多与拉文克劳沉默地对视了一会儿,最后两个好朋友不约而同笑了起来,古费拉克借着冷杉的掩护在马白夫教授看不见的地方给了公白飞一个缠绵温柔的深吻,希望吻后公白飞眼镜下湿漉漉的眼睛没惹人注意,如果让马白夫教授知道这个大胆的小子敢以这样超越朋友的界线吻他最喜欢的学生,格兰芬多的红宝石一定会被扣光。


不过古费拉克这一天的好运气大概也所剩不多了,飘飘然得忘看路的他在走廊里迎面碰上了被称为死神的那位幽灵,热安详细地给ABC学习小组描述过死神是如何触碰了他的盆栽而盆栽又是如何极速枯萎的,更糟的是死神的头上顶着一团随着他漂浮的槲寄生,机智的古费拉克抓过旁边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就扔了上去,那个叫鲁道夫的赫奇帕奇被吓坏了,手足无措地与金发的幽灵对视了几秒,死神莫名地笑了起来,赫奇帕奇像受惊的动物无处可逃,他的头上有一株槲寄生呐!就在鲁道夫准备接受一个来自死神的吻夺走自己的灵魂时,死神只是飘高了点吻了一下鲁道夫的额头,捡回条命的赫奇帕奇心有余悸地逃开了。至于后来死神总是骚扰鲁道夫想偷到一个吻,这就是后话了。


其他的吻都很温馨平常,比如马吕斯在赫奇帕奇公共休息室门口得到了珂赛特和爱潘妮两个姑娘的吻,比如抱着槲寄生盆栽的热安在图书馆里给了ABC小组每个人一个吻并宣布这就是他们今年的圣诞礼物。


槲寄生也导致了八楼走廊上的一场骚乱,丹东和索莱娜挂毯下接吻时被索莱娜的哥哥罗南撞见了,不管丹东如何解释这一切都是因为泛滥的槲寄生,罗南拔出魔杖就要和多情的丹东决斗,德姆兰怎么都拦不住,恰好斯莱特林的级长拉扎尔路过,拉扎尔和罗南在入学时就像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之间会发生的那样结下了梁子,他正希望借这个机会多给罗南扣点分,就在如此剑拔弩张之时,一株槲寄生却突然从丹东的脑袋上长了过来,一群人站在走廊上面面相觑,要让他俩亲吻对方还不如长脓包,不要以为他们是容易妥协的人,最后拉扎尔和罗南一前一后面如死灰冲进了医疗翼求助。


连教授们都未能从槲寄生的荼毒下幸免于难。魅影教授满心欢喜期待着拉文克劳的克莉丝汀的到访,他们约定好了帮助克莉丝汀练习与音乐有关的咒语,最后魅影教授等到的却是替女朋友来送请假条的劳尔,魅影教授不得不在办公室门口的那株槲寄生下吻了被吊起来的劳尔,并随便找了个理由(“夏尼先生,很明显你上周的论文抄袭了戴耶小姐的作业,关禁闭是合理的惩罚”)报复了对方。相比之下,冉阿让教授就要幸运多了,在办公室的门口,他给了沙威教授一个“仅限于朋友之间的表达无限尊敬的”吻,槲寄生却欢快地演奏起了婚礼进行曲,至于为什么宵禁时间沙威教授会出现在冉阿让教授的办公室里和无所不知的艾潘妮究竟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的,还是作为一个秘密比较好。


“因为教授们心情都不错,并且魅影教授很欣赏您出色的魔法能力,所以拉文克劳沙漏的蓝宝石一颗都没少?”因为对槲寄生过敏而不得不在医疗翼躲了一天的萨列里郁闷地看着兴奋的莫扎特。


“是啊,我还想如果您在哪株槲寄生下我一定头一个奔过去,太可惜啦。”莫扎特夸张地叹了口气。


“噢,呃,嗯……您知道,有时候人们不需要槲寄生也能亲吻对方。”萨列里局促地解释。


“当然,”莫扎特冲他挤了挤眼睛,“也许可以是今年的圣诞礼物?”


萨列里慌乱地点了点头,梅林的四角内裤啊他为什么要点头?但闪闪发光的小天才已经凑了上来在他嘴角留下了一个吻。


“祝您圣诞快乐!”莫扎特跳起来行了一个花哨的礼。


Fin.


彻底流水账了orz一块不好吃还很老套的小甜饼,这里死神的设定是类似皮皮鬼那样的所以可以触碰到实物,其他的以后慢慢来

评论(14)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