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剑独行游

欧美/历史同人文段堆积,这儿夜七,请多指教

【ME】一个拥抱(不好吃的情人节甜饼)

梗源加菲的访谈,他好可爱啊^q^和夹子姑娘一起开的脑洞,时间线和设定有较大调整,为ooc和剧情扯淡感到抱歉,生病了我也不知还能说什么好,求轻拍orz如果遇到校园暴力请向你的老师和家人求助!


Mark六岁时得知了他得跟着家人搬到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去上小学,他并没有像普通的六岁孩子一样为自己不得不离开熟悉的环境和亲密的朋友而大哭大闹。他的确因为不得不离开纽约的家感到不悦,迈阿密对他来说陌生得除了五个字母没其他意义,但也不是多大的不悦,六岁的孩子有再大的不悦恐怕都不够塞满一个房间,不过是换了一个房子一座城市,Mark相信他的家人、他的书和他的台式电脑会陪伴在他身边。这个决定对Zuckerberg先生和Zuckerberg夫人来说很艰难,Zuckerberg夫人作为一名心理医生计划到迈阿密去参加一个学术含金量极高的为期一年的培训,但将孩子们和丈夫抛在纽约显然不是一个好选择,特别是他们性格略有些古怪的儿子即将上小学。


毫无疑问,Zuckerberg夫妇在孩子的教育上花了大功夫,Mark看着面前精巧漂亮的西班牙式建筑和来来往往穿着统一校服的高年级学生,毫不怀疑他即将进入一所优秀并且严格的私立小学,也许他会在这里遇见一些有意思的人,不是每天沉迷于漫画和足球的人。Zuckerberg夫人替儿子办理好了入学手续,一年级的新生们在一间教室里等待着老师,而Mark,非常碰巧地刚好想去上个厕所,他暗自提醒自己下次不要在早上喝太多水,至于他今天喝了过多的水和他的紧张也许有一定的关系。没有人阻拦Mark从一年级教室里溜了出去,他凭着之前进来时的记忆找到了厕所,解决了个人问题,整理好衣服(他并不想但这个传统在小学似乎很重要,这让他有点讨厌这个地方了),拧开水龙头洗手,麻烦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新生,哈?”一个比Mark高出半个身子、体积是Mark的三倍的高年级男生挡在了他面前。


因为母亲的职业原因,Mark听说过校园霸凌,高年级长着三只手、血盆大口、带刺的尾巴还会喷火的高年级恶棍欺负那些瘦小内向的低年级学生,Mark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校园霸凌的受害者,他是不算强壮也非外向,一头卷毛和苍白的皮肤让他看上去很好欺负,而不太友善的嘴却让他容易惹恼人,但他至少能和幼儿园的小朋友做到相安无事。但当这件事情真正发生在他身上时,原谅一个六岁的孩子,他还能做些什么呢?


Mark估算了一下自己与厕所门的距离再考虑了一下能毫发无伤从恶棍面前逃走的机率,决定暂时按兵不动,但还是迫于本能向后缩去。


恶棍乜了他一眼,慢慢逼近用身高优势形成了巨大的威胁:“你是新来的,瞧你这肤色,我喜欢新来的。”


Mark紧张地颤抖起来,恐惧不是他能控制的,恶棍像一座山立在他面前,他的胃为此慌张地挤做了一团,他的前胸则剧烈起伏企图用更多的氧气来安抚大脑。Mark对恶棍的企图一无所知,一年级新生不会把零花钱带在身上吧?这个恶棍到底想干什么?他听说过有些人就是以折磨弱小为乐,比如折磨小动物或者Mark这样的新生,在恶棍的眼里他可能和一只兔子没什么区别。


恶棍推了Mark一把让他撞上了身后比自己矮不了多少的洗手池,洗手池边缘嗑得Mark的背生疼,六岁的孩子没哭出来已经是个奇迹了,也许这个恶棍只是想要羞辱Mark一番,扒下他的裤子把他的头按进水里之类的,Mark努力挺直了背,恶棍已经向他伸出了罪恶的双手,按体型他大概能将Mark整个提起来,但他无法用马桶水夺走Mark的尊严。


“噢不——!”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人影扑了过来抱住了恶棍,用双臂紧紧箍住恶棍,Mark完全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如果这个人是来帮助Mark的,那么他应该像动画片里一样张开手臂当在Mark面前或者直接一脚踹飞恶棍才对?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甚至忘了逃跑,只是睁大眼睛呆呆地看着面前诡异的景象,仿佛刚才被施暴的不是他。恶棍看起来也和Mark一样茫然,大概是第一次在做坏事时被人抱住?恶棍甚至没有立马把那家伙揍一顿。


那个抱住恶棍的男孩还在用一种好笑而可爱的口音说着“别这样你不需要这样你其实是个好孩子”之类的东西,Mark这才看清男孩比他高半个头,穿着校服,棕色的刘海软软地搭在额上,手臂努力伸直了都不能环住恶棍的整个身体,只好努力勉强压住他的双手。


恶棍张着嘴不知道该对这个莫名其妙的男孩做些什么,Mark猜就算他纵横这所小学也不知道该拿这样的男孩怎么办。


上课铃及时地缓解了尴尬,恶棍终于明白他该处理掉身上这个毫无威胁的家伙,他把莫名其妙的男孩摔到地上,一溜烟跑不见了,留下Mark和缓缓从地上爬起来的男孩大眼瞪小眼。


“呃。”Mark觉得他可能应该道谢,但是这个男孩什么忙也没帮上,他微微仰着头注视着男孩,男孩有一张看上去就想让人伸手捏一捏的漂亮脸蛋,在家庭聚会时一定是被亲戚们围着搂搂抱抱的甜心,而男孩的眼睛比一整盒蜂蜜巧克力糖果更甜美,男孩就像动画片里的小鹿斑比,这让Mark更加想不明白刚才男孩的举动了,他大概是想帮忙,但是为什么会选择去抱住恶棍呢?小小机器人的CPU还不足以处理这么复杂的问题。


“嗨,你没事吧,我很抱歉……我是说,你看我也没帮上什么忙。”男孩难为情地拍了拍校服的褶皱,努力掩饰着自己的口音,“我叫Eduardo,二年级,从圣保罗新来的。”


Mark严肃地点了点头,圣保罗可能是佛罗里达的一个遥远的村庄吧:“我是Mark,从纽约新来的。”他顿了顿,最后决定加上一句:“谢谢,Eduar——Edar——Wardo。”Mark感觉他的舌头要打结了,为什么有人会取那么奇怪的名字?Eduardo看上去不像印第安人呀。不管怎么说,他俩都属于新来的,而Eduardo看上去是个好人,当两个人一同勇敢面对了邪恶的力量(校霸),发展出一段友谊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Eduardo赢得了所有人的喜爱,他可以劝Mark吃下那些蔬菜(连Zuckerberg夫人都不一定能做到这一点),他模糊不清的家庭背景带来的良好教养和谈吐让Zuckerberg开玩笑说要换一个儿子,Randi和妹妹们终于明白这个世界上友善的男生能出现在她们身边。虽然不在一个年级,但Mark和Eduardo几乎形影不离,Eduardo喜欢利用身高优势搂住Mark的肩膀,Mark痛恨自己比Eduardo矮的事实并希望这只是因为年龄差距而暂时存在的黑历史。Eduardo是个好人,他会在Mark以不属于一年级小学生的语速说话时笑着倾听,会和Mark下三维象棋(Eduardo喜欢象棋而Mark喜欢星际迷航)。


但Eduardo有一点很不好,再次遇上恶棍校霸时他总会抱住对方然后说一堆神叨叨的话。按照他自己的解释,他相信恶棍校霸只是因为父亲酗酒而母亲懦弱才成为了这个样子,本质上并不是恶棍,Mark对此表示怀疑,他觉得Eduardo的行为只是一种来自圣保罗的习惯。他不喜欢恶棍校霸,因为那家伙每次都被Eduardo的拥抱搞得很尴尬然后变本加厉地欺负他们,说是欺负其实不过是推他们几下、吓唬吓唬低年级或是说些难听的话,就算他们把这些事告诉了老师也无能为力,而似乎Eduardo不希望家里人得知这件事。


“你得停止这样。”不知第几次在恶棍校霸轻车熟路地把Eduardo从自己身上扯开扔到地上后,Mark一边把Eduardo从地上拉起来一边说,“你的做法没用。”


“这可能得假以时日。”Eduardo担忧地看了看擦脏了的膝盖,“希望父亲不会注意到这个,否则他准会生气。”


“你的父亲听上去不像个好父亲。”


“别这样,我只是不希望他担心。”Eduardo活动了一下脚踝以确保没有受伤。


“我会让恶棍付出代价。”Mark信誓旦旦地说。


“你打算干嘛?”Eduardo好奇地眨了眨眼睛。


“他快毕业了,我想,也许,我可以黑进学校数据库让他所有的成绩都挂掉。”


“这会不会有点太过了?”Eduardo拿不准地低下头。


“我讨厌他。”Mark直言不讳地说。


“因为他是个校霸,显而易见。”Eduardo小鸡啄米般点点头。


“可你却拥抱他。”Mark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非常、非常讨厌校霸,“我才是你的朋友。”


“你当然是,Mark。”Eduardo恍然大悟般笑了起来,他笑起来太好看了,Mark根本不需要阳光因为有Eduardo的笑容就够了。


下一秒一个温暖的身体抱住了Mark,他听见Eduardo在他的耳边轻笑道:“我随时都会拥抱你呀,只要你愿意。”


Fin.


评论(1)

热度(40)

  1. ryeong抚剑独行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