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剑独行游

欧美/历史同人文段堆积,这儿夜七,请多指教

【丕司马/现代】君不见吾乡少年 02

推荐阅读食用指南

本章有大量权逊提及

02


如果再有人告诉曹丕出国不过是富家子弟逃避高考的轻松游戏,他一定把厚厚两本托福SAT绿皮单词书加上他碰都不想碰的巴朗三千砸在对方面前。自从脱产开始学SAT他就没有清闲过,比起至少有六科课的普高,脱产学习枯燥得如同天天只喝白开水,早上背托福单词接着上课,下午刷题,晚上背SAT单词,一个list认识的词两只手能数得过来的绝望宛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如果不看点古文提提神的话,毫无疑问他会单词中毒暴毙而亡。可他也没选择的余地,曹丕是个老实人,他的良心(和司马懿每周听写的威胁)逼得他不得不认真背单词。


如若说有比被英语支配的恐惧更糟心的,那就是曹丕的亲弟弟曹植正享受着高一的大好时光。


“哥,我今天去吃了新开的那家怀石料理店,虽然人均消费四位数了但食材全是空运的,味道不比我在京都吃过的那家差,摆设瓷具也很考究,你说下次我生日要不要干脆在那里包场?”曹植坐在书房里回味着美滋滋的晚餐,全然不顾他的吃货老哥内心的崩溃。曹丕能接什么呢,他今天的晚饭是二十五块钱的外卖吗?过日子全靠浪的日子已经遥远得像属于另一段人生,但其实期末考试前一晚翘掉晚自习出去吃烧烤打桌球的疯狂也不过是两个月前的事。


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孙权的电话来得太是时候,正好把曹丕从单词中解救出来。


“子桓!我给你发消息你怎么不回,我这儿急着订酒呢,星期六是我生日派对,你会来吧?”孙权听上去兴致勃勃。


“来啊,必须来。”曹丕和孙权上初中时认识的,两个人就长岛冰茶用多少伏特加最佳这个话题展开了亲切友好的交谈并达成共识,这一下就是四年多的损友生涯,连文理分科都没能斩断他俩在对方考试前写肉麻小卡片恶心对方的真挚友谊,刚好他俩都打算出国,脱产之后也没少了联系。其实脱产之后曹丕真要出去肆无忌惮的玩是过不了曹操那一关的,但孙权的生日派对就另当别论了,曹操对孙权的喜爱程度一度让曹丕怀疑他爹年轻时是不是给孙坚戴了绿帽子。


“这次我主要订的樱桃啤酒,不敢给陆逊喝太烈的,你有什么偏好吗?”


曹丕在心底默默鄙视了孙权一言不合就秀恩爱的龌龊行为:“啤酒的话倒无所谓了,比利时的粉象系列挺不错的。”


“这么污没问题吗?”


“你什么时候还在乎污不污了?我是觉得粉象系列里的断头台最适合你和陆逊这种腻腻歪歪的小情侣。”曹丕无聊地用笔在本子上画出一个火把又随意几笔给涂掉了。


“没毛病老铁,我就能在篮子里亲吻我的伯言了。【1】”


派对果然很热闹,真正的放飞自我是从入夜之后才开始的,一众人在地上围坐成一圈开始喝酒,他们开了很多shoot相关的双关语玩笑,等到酒精开始主宰这群青少年的脑袋,有人提出说来玩点游戏,够刺激的游戏。


“天堂七分钟?”曹丕提议道,他只是想把陆逊和孙权赶紧关在随便哪个黑暗的空间里。


空酒瓶子转了起来,第一个被选出的是孙权,孙权给了曹丕一个“这他妈是什么情况不过好哥们够意思”的眼神。


第二个当然是陆——曹丕瞪大了眼睛看见瓶口对着自己停了下来,这他妈又是什么情况,他瞥见朱然和陆逊满意地击了个掌,暗箱操作这么明显要不得。愿赌服输是派对之王的基本标准,曹丕不得不和脸比墨还黑的孙权一起钻进了衣柜里。


衣柜外的看热闹群众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喝酒,留下漆黑衣柜里曹丕和孙权面面相觑,他们难道要这样大眼瞪小眼地度过七分钟吗?


“你觉得司马懿怎么样?”孙权率先打破了沉默。


“还不错?教得很好,人也挺好。”曹丕对这个问题感到一头雾水,曹操也问过他这个问题但显然孙权的重点有所不同。


“我打算去宣文教育学AP,他们那边比较靠谱。”孙权解释道。


并不是说曹丕和孙权总会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他们俩平时聊起来就根本停不下来,但现在的场景实在让他们没什么可说的。


“听说司马懿是gay。”孙权努力找了半天话题,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曹丕扬起眉毛,这倒是个新闻了,至少他完全没想过这一点,但他仍然平淡地回答:“留学培训这一行十个男人九个gay,并不稀奇。”


“所以,”孙权突然打了鸡血似地在黑暗中手舞足蹈,“你就没有想过?你看,你也是单身,而司马懿还不错,我是说——”


“停,打住,”曹丕感觉他的太阳穴隐隐发疼,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少了的原因,“你琼瑶小说看多了?单身不是指我想大街上随便拉一个性别男爱好男的人谈恋爱,别想把你那恋爱的酸臭气息传染给我,不是每个小说里的男二号都必须当神助攻,拜托,我这样一个文武双全多才多金帅气迷人的五好青年在感情问题上是很讲究的。”


“好的,好的。”孙权投降般地举起了手,转而讨论起了他想和陆逊考同一所大学的问题。


在放飞自我的派对上被提起自己的老师显然不是一件顺心的事,曹丕把剩下的夜晚挥霍在了麻痹自己明天并不用上课也不用背单词里。然而第二天一早,他就收到了改课的短信,原本这天早晨的课是钟繇的写作课,言下之意即凭借曹丕和钟繇的关系他可以把课往后推一推然后睡过整个上午,而现在,曹丕不得不拖着一团浆糊的大脑去面对司马懿的阅读课。


他会死的,字面意义上的死。曹丕悲愤交加地哀嚎了一声想用枕头把自己闷死,可他不可能翘课。


司马懿一眼就看出来了曹丕处于绝不适合上课的状态:“你打算这样听课?”


曹丕在心底暗暗想难道我有选择的余地吗:“我没问题的。”


没问题指的是他保证他不会在课上直接睡着,但并不代表他能控制尚未清醒的思维飘向哪里,曹丕有一下没一下地转着笔,目光时不时离开眼前的历史类阅读移向司马懿。


真是千古未解之谜,为什么曹丕之前没发现他的SAT老师有一双大长腿(他想了想自己的小短腿)和不算健壮却意外性感的身躯(他又想了想自己的腹肌),当课间休息时曹丕的注意力已经转向了一些更加少儿不宜的部位,这一定是酒精和孙权的过错,而且ETS怎么想的这篇阅读也太基了【2】,他烦躁不安地咬了咬嘴唇,踌躇再三终于问出了那个问题:


“先生,你平时经常健身吗?”


司马懿冷漠地看着曹丕:“不办卡,谢谢。”


TBC.


【1】断头台下面会有一个篮子用来接住被砍头的人被砍下来的头,如果连着砍两个人那么他们的头就会掉在同一个篮子里,一个经典的圣罗梗所以来吃我法革安利吗x

【2】这篇阅读指的是可汗历史类阅读里选了一篇杰弗逊写给麦迪逊的信,不过讲真我吃亚当斯和杰弗逊,和官方站了对家的绝望。


我不知道我在写啥,只想玩梗和吐槽,求轻拍。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