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剑独行游

欧美/历史同人文段堆积,这儿夜七,请多指教

【Gamquick/EC】牌皇的三次法语小课堂

OOC傻白甜有

主电影设定接DOFP

我不拥有他们,他们属于彼此


Pietro看上去只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坏学生,没人会相信这个孩子会英语、吉普赛语、德语和法语,也没人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学会这些语言的。


The First Time


那一场对变种人未来至关重要的大新闻发生时,Pietro正在Remy家里看“星际迷航:原初”第二季的碟片,从五角大楼里救出自己的老爸并没有让十七岁少年的生活有多大改变,甚至让他平添了几分烦恼,比如变种人这个群体和万磁王这个问题,所以他决定去找当年把自己从三里岛救出来的那个好心大叔叙叙旧谈谈心。


Remy企图把这个小麻烦赶走,毫无疑问地失败了,所以只好放任银发的小混蛋霸占了自己的沙发和电视,叱咤赌场的牌皇被未来大名鼎鼎的快银指使着去拿一盒Twinkie,Remy不得不去给明明自己可以搞定一切的Pietro拿零食,他很难对这个大男孩说不。等他再次回到客厅时,电视上正在播出的是万磁王举着体育场带着哨兵的讲话,Remy沉默地站在Pietro身后看着电视上的画面,接着魔形女出现了,然而魔形女最终选择了放下枪,电视失去了信号。


Pietro面无表情地接过了Remy拿来的Twinkie,大男孩总是不能在与万磁王相关的事情上随意笑着假装没看到,他把亲爹从五角大楼里弄出来不是希望有朝一日在新闻头条上看到对方拆了一个体育场,难道他要和学校里的人炫耀“看那个要杀总统的人是我爸”吗?说真的,Remy完全不想了解万磁王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他希望能尽量少惹点麻烦,所以只是将手放在Pietro的肩上希望能以此让小混蛋好受一点,速跑者躲开了法国人的安慰,这让后者有些难堪,但Pietro完全没意识到:“我感觉我爸和Charles有一腿,你看到刚才他们俩的互动了吗?”


这简直没法回答,难道在这么多事发生后重点是八卦你爹和另一个男人的基情吗?Remy陷入了日常心烦。


“我听见过Charles在梦话里提到我爸。”Pietro还在自顾自地说下去。


“等一等,你怎么听到Charles说梦话的?”


“你不会以为他们在把我从地下室里揪出来之后就立马杀去了五角大楼吧?”Pietro震惊地看了Remy一眼,“我们花了一天制定计划,所以在Charles累得睡着时我听见了他在说梦话,喊了我爸的名字,还说了一些我听不懂的句子,听上去不像英语,应该是法语或者西班牙语。”


“你知道我是个法国人对吧,mon cheri,你还记得Charles在梦里说了什么吗?”Remy突然来了兴趣,能知道一个Charles Xavier的八卦也是不错的。


“这我可真不敢保证我记得,毕竟我可不会那种吐痰式的语言,大概,类似于……Tu me manques?”Pietro皱着眉努力回忆。


“你确定是这一句,Tu me manques?”Remy的脸色变了,他本以为Pietro关于万磁王和X教授之间的基情只是玩笑。


“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吗?”Pietro因Remy的反应而好奇地盯着法国人。


“Tu me manques,直译的意思是‘我缺少你’,”平时巧舌如簧的牌皇此时却不知道该怎么给大男孩解释这句话了,他放满了语速斟酌着字句,“类似于‘我的生命里缺少你’‘我的世界缺少你’之类的,所以‘tu me manques’这句话的意思是‘我想你’。”


“法国人的‘我想你’挺浪漫的。”Pietro点了点头没太在意这句话的深意,这让Remy隐隐头疼,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Pietro这句话在法语中的用法:“恐怕你对万磁王和X教授的关系的猜测是正确的,这句话在法语里分量很重,只有家人和恋人间才会用这句话。”


“噢,”Pietro瞪大了眼睛,“那么,Charles喜欢我爸还在梦里用法语给他表白?听上去挺浪漫,可惜我爸不知道。”


The Second Time


身边总跟着一个未成年人的牌皇最近暂时金盆洗手没干本职盗贼工作,倒不是说快银是个遵纪守法好少年(在五角大楼劫狱是牌皇都没干过的事),但Remy仅存的一点点良知让他觉得不能将Pietro带上和自己一样的道路。没了盗窃的入账,牌皇选择了另一个副业来赚钱养活差不多一日三餐都来找他蹭饭的银发小鬼。


“不,你未成年,你不能进赌场。”Remy语重心长地拒绝了企图跟他一起去赌场的Pietro。


“赌场不会比五角大楼更坏了。”Pietro显然没把赌场老手的话放在心上,五角大楼的故事够他吹十年了,“再说了,你拦不住我的,你选择光明正大带我进去还是让我一个人偷偷跑进去?”


“既然如此,”Remy在思考了一下拿Pietro的胶带把他绑起来的可行性后决定妥协,“你跟着我去,但你必须乖乖听话,否则再也没有星际迷航和Twinkie了。”


大男孩脸上大大的笑容表示了同意,这只让牌皇更加心烦意乱,想像揉猫一样去揉那头银发。


赌场的保安一眼就看出了Pietro还是个未成年的小毛孩,但牌皇又是赌场的常客,壮汉狐疑不决地盯着眼前古怪的组合没有放行。


“C'est mon petit ami.”Remy不得已按住躁动的Pietro的肩膀,用法语向保安解释道,这家赌场由法国老板经营,用法语等于是拿出了开后门的门卡。保安惊悚地看了看Remy搭在Pietro肩膀上的那只手,好吧好吧,Remy将Pietro往自己身边拉了拉,他知道他通常在赌场里都是左拥右抱坐享美女的做派,但看在他帮Pietro圆了赌场之梦的份上他自己也得拿点好处才行吧?


在保安放行后Pietro瞬间被赌场扑面而来的社会气息吸引住了,就算如此好奇心旺盛的快银也没忘记刨根问底:“你刚才给他说了什么,这么有用?mon petit ami?”


“mon是‘我的’,petit是‘小的’,ami是‘朋友’,”Remy眼疾手快地把Pietro从老虎机前拉了回来,“我的小朋友,别乱跑。”


“谁是小朋友,我很快就成年了!”Pietro哼了一声,不过显然注意力已经不在称呼问题上了。


Remy饶有兴致地思考起要不要告诉Pietro,虽然他没有为三个词的字面意思撒谎,但“mon petit ami”这个词组的意思其实是“我的男朋友”。


The Third Time


客厅里那台常年备主人当摆设的电视最近一段时间突然忙碌起来,Pietro看完了星际迷航剧荒的日子里开始看Remy收藏的法国电影碟片。但精力旺盛的青少年果然没有足够的耐心去欣赏宛如一首缓慢优雅的香颂的法国爱情片,比如此时Remy又一次发现了自家沙发上缩着一只睡着的快银,而电视屏幕上已经滚动着演职员表了。他贴心的给Pietro拿来一床毯子,还没来及盖上Pietro就醒了。


“如果你觉得电影很无聊,为什么不像你以前那样到街上去逛逛或者回你家打吃豆人呢?”Remy压制住声音里的笑意提议道,刚睡醒的Pietro头发乱糟糟地像一只兔子。


“你休想摆脱我,你家沙发太舒服了。”Pietro揉了揉眼睛回答道,“可你们法国人的美学很奇怪,台词也是莫名其妙还没有字幕,这部电影我只记得男主角对女主角说了一句Je t'aime,这句话的意思我是知道的。你一定经常对那些漂亮女人说吧,把妹高手Remy Lebeau。”


Remy被他用古怪的法语发音念出的自己的名字逗笑了:“不,对于法国人来说越简单的情话含义越深,也许外国人都知道Je t'aime是我爱你的意思,但法国人只会对深爱了很久的人郑重地说出这句话。”


Pietro转了转眼珠:“比如?”


“比如,”Remy放下毯子坐到了Pietro旁边,凝视着Pietro的眼睛,快银有一双很大但眼间距有些宽的眼睛,笑起来时可爱极了,Remy希望这双眼睛里永远没有忧伤和痛苦,真该死,他并不该认为一个十七岁的小鬼能有比大胸细腰的美女更大的魅力,但他就是这样认为了,身经百战的花花公子栽在了一个青少年身上,多么典型的爱情喜剧片。Remy放低了声音轻声说:“Je t'aime.”


Pietro的目光躲闪不定,面对牌皇的情话暴击而不知所措,他还只是一个十七岁的未成年人!最后沙发上只留下了一道银色的残影,他可能是到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跑了几圈来冷静,几秒后当他再次坐到Remy面前时,心跳尚未平复的大男孩红着脸给了Remy一个吻:“噢你真是个无耻混球。”


所以,如果有人问起Pietro学习语言的秘诀是什么,他一定不会坦诚地回答是幸福得让人快飞起来的恋爱。


Fin.


法语课存在的意义果然是创造文梗,突然觉得小天使版快银比不高兴版还难写,绝望QAQ

评论(7)

热度(211)

  1. 快来削我啊抚剑独行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