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剑独行游

欧美/历史同人文段堆积,这儿夜七,请多指教

【Gamquick】纸牌戏法(漫画梗一发完)

并不知道自己在写啥,1610牌皇街头玩牌梗,他真的是挺温柔一个人啊qwq


自打Pietro记事以来,跟随吉普赛车队流浪就是生活的全部,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永远填不饱肚子但也不至于饿死,永远远离梦想但也偶有欢笑。他并不为此感到十分委屈或气恼,吉普赛人本该如此,Maximoff夫妇都是好人,而他和Wanda彼此照料,差不多和所有普通的吉普赛家庭一样。


春雪融化的时候吉普赛人抵达了新的小镇,十岁孩子的好奇心战胜了对春寒的抗拒,Pietro独自溜去了镇上的集市看热闹,Wanda一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他没有忘记带上对一顶小男孩来说过于老气的帽子来遮住自己的银发。“不要让他们发现你的不同”,Maximoff夫妇一直这样教育Pietro,家人不会因为他的不同而排斥他,但外人会,在Pietro有一次被同龄的孩子当作怪胎打了一顿后他就彻底记住了这个真理。


小镇的集市并没有什么新奇的东西,跟随车队流浪四方的好处就是小小年纪也能见识过各种新奇玩意儿,Pietro利用身高优势在人群中灵活地穿梭寻找首饰摊,他好不容易在车队里做杂活攒下来的钱应该发挥点用处,Wanda一直想有一根新发带,嘈杂的声音增加了寻找的难度。


“女士们先生们,并非吹嘘,但我的纸牌的确有魔力。”听听这好笑的法国口语,Pietro攥紧了手里的硬币没去理睬那声音,什么样的纸牌戏法他没见识过呢?他正打算离开,却被正在以花哨的方式洗牌的摊主叫住了:


“孩子,你愿意做志愿者来见证纸牌的魔力吗?”


Pietro愣在了原地不知该说些什么,这个胡子拉碴的夹克男是看到了他的银发来故意刁难他的吗?但是这个暗红色眼睛的大叔看上去人还不错,Pietro咽了咽口水,纸牌游戏并不能伤害到他,于是他上前一步站到了男人面前:“好的,先生。”


“那么,”摊主飞快地洗好牌将那一叠纸牌放在了Pietro面前,他甚至贴心地弯下腰平时着Pietro的眼睛,这让男孩很不习惯被直视的感觉,摊主笑了笑,“选一张牌吧,记住那张牌但不要让我看见。”


Pietro紧张地抽出一张牌,红桃A,围观的人群里有姑娘友善地笑起来。


“把这张牌随意放回纸牌里,我知道很多所谓的魔术师都会让你们把选中的牌放在最顶上,那正是说明了他们根本不具备魔力。”男人重新开始洗牌,纸牌在他灵活的手指间上下翻飞却没有一张掉落,就像有真正的魔力,最终他停了下来,人群也安静下来等待着纸牌戏法的高潮,摊主缓缓拿起牌堆最上面的一张牌,“现在……孩子,是这张吗?”


纸牌在摊主手中翻了个面,观众们都看到了那张红桃A,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掌声,摊主蹲下身将纸牌拿到Pietro面前眨了眨眼睛:“谢谢配合。”


红桃A绽放出瑰丽的紫色光芒,悄然无声地燃烧起来直到只剩下一个桃心,连火焰都是紫红色的,Pietro被他从未见过的戏法吸引住了,而观众们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小插曲。


等Pietro回过神来时摊主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了,男孩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等一等!”他跑过去追上了摊主,男人显得有些吃惊,好吧,Pietro知道自己跑得有点快,他的帽子被风刮跑了露出了乱糟糟的银发,真希望摊主不会害怕,“先生,你能教我最后那一招吗,燃烧的纸牌?我希望,如果我能学会,也许能赚点小钱给我姐姐买根好看的发带。”


“抱歉,我没有时间。”男人迟疑了一会儿,手掌一翻将一张纸牌递给Pietro,“不过你可以留着这张纸牌,下一次我们见面时我就能教你这个独门秘籍了。”


Pietro惊讶地看着那张红桃A,他很确定这就是刚才他抽出的那张牌:“可是你不是烧掉了它吗?”


男人没有回答,因为他已经消失了,他也许只把这张牌当作了安慰一个穷孩子的小戏法,但他绝对没料到他与这个孩子还有重逢的一天。


事实上,他们重逢了可不止一次。快银在第一次见到牌皇时就认出了他,那个将红桃A送给自己的玩牌的,当然牌皇没有认出这个讨人厌的大男孩,快银并不为此感到惊讶,他习惯了糟糕透顶的生活,所以从没期待有一天能从牌皇那里学会纸牌戏法。


速跑者躺在自己的床上,在他们莫名其妙并不情愿地成为了队友之后,对隐私毫无概念的Remy发现了Pietro一直保留着的那张红桃A,虽然他反复强调自己不是故意去翻Pietro的企业号完全图解,他们之间的气氛依旧变得愈发微妙,直到Remy把Pietro按在床上来了一发火热的性爱并实现了多年前的那个诺言。


无论如何,Pietro并不希望最终学会纸牌魔法的方式是由牌皇把手指插进他的屁股里一边扩展一边展示那些纸牌戏法专用的手指动作,Remy低沉的嗓音和多年前并无差别,但Pietro什么也没听进去,他只记得那声音在他耳边喋喋不休,引诱他沉迷其中。更过分的事Remy竟然以Pietro没学会纸牌戏法为理由来了第二发,速跑者被能力失控的前列腺高潮折磨得用上了最恶劣的语气咒骂法国人,全然不顾对方的老二留在自己的屁股里,而Remy只是给了他一个吻。


快银听到了女儿在小队起居室里的声音,还有Remy洗牌的哗哗声,这个混蛋可别想再去用愚蠢的纸牌戏法祸害他的女儿,Pietro冲进了起居室,正赶上牌皇叠好牌,他的男友将牌递到他面前:“选一张牌吧?”


Luna期待地眼神让Pietro不得不抽出一张牌,红桃A。


Fin.


评论(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