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剑独行游

欧美/历史同人文段堆积,这儿夜七,请多指教

【POI/伪全员】In Shadows of NY 1 (吸血鬼生活AU)

全文为纪录片视角,个人访谈和故事线交替进行。

cp倾向出现较晚,OOC有。


在纽约,某个秘密社群每隔几年就会为了一项特殊的活动而聚集起来:邪恶舞会。在舞会开始前的几个月里,一个HBO纪录片剧组被准许近距离拍摄这个社群中的一组人。


Finch POV


您好,请进,我是这栋图书馆的所有者,你可以叫我Mr. Finch。请原谅,我是一个非常注重隐私的人,所以你们在拍摄完成后不会记得这栋图书馆的具体位置。Nathen没有和你们一起来?工作,我想也是,金牌制片人一向很忙。你们想来一杯茶吗?不,吸血鬼一般不能喝茶,说来话长。


现在,请原谅,我将去叫醒这栋图书馆的其他三位居住者,天才刚刚黑,他们通常不会起这么早。


(不太利索地走路,敲门)Elias?


(“马上就来,Harold。”屋内有人回答。)


(敲另一扇门)Greer?我记得上周Nathen来提过纪录片拍摄的事情?


(“当然。”一位满脸褶子的老人打开了门,“请允许我系好领带再加入你们。”)


(走到走廊尽头,气喘吁吁地移开一个石棺的棺盖)这是可怜的Arthur Claypool,一年前被吸血鬼猎人袭击了,还好没丧命,他可能得睡个十年才能恢复了。


每天傍晚我们会在餐厅呆上一小会儿,那里本来是图书馆里的小咖啡店。事实上,虽然住在同一栋房子里,不过我们很少参与彼此的事物,我想保持距离和保护隐私是让是个永生的吸血鬼和睦共处的关键吧。


Storyline


“今天的早餐,或者晚餐?重庆毛血旺。”Elias拎着三个外卖盒走进了餐厅,这里有很多空余的桌椅和亮得有些过头的LED灯,让人混淆了白天与夜晚。辣椒的香味填满了这个不大的空间,令人垂涎三尺的红褐色血旺安静躺在塑料盒里,三位吸血鬼熟练地拿出了自备的筷子。


“虽然味道令人满意,但是我不得不指出,”Greer用餐巾擦了擦嘴边的辣椒油,仿佛是在米其林三星餐厅里吃着春季特供菜单,“我们已经连续吃了快一年的毛血旺早餐,自Claypool遭遇不幸后起。”


“噢Greer,毛血旺简直是中国人对吸血鬼生活最大的贡献,倒不是说新鲜血液不够美味,但我已经喝了快一百年的新鲜血液,而毛血旺,你得承认,让你回想起了作为人的那段美好日子。”Elias摘下了因热腾腾的毛血旺而起雾眼镜。


“吸血鬼理论上只能食用血液,其他食物会让我们产生不良反应。”Finch对着身旁最近的一个摄像机解释道,“而毛血旺是我们能找到的最方便也最美味的用血液制成的食物,当然只吃毛血旺是不够的,但能让我们省去不少食用新鲜血液的麻烦。”


“比如被负责这一片区的警察询问带血的餐巾是怎么回事。”Greer补充道,“我们都达成一致的是需要减少不必要的关注。”


“说到这一点,”Elias放下了筷子,“外卖员已经开始好奇为什么我总是点三人份的食物了,你们需要偶尔去拿一下外卖,Harold腿脚不便是事实,但Greer你只是看起来是个老人,你我都清楚作为吸血鬼你健康得能一晚上屠半座罗马城。”


“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每天晚上都要吃麻辣毛血旺岂不是更会引起疑惑?”Greer微笑着否决了Elias的提议。


Finch POV


如你所见,我们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这可能与我们的背景和理念有关。


Elias是意大利人,禁酒时期发家的黑手党头子,靠着贩卖私酒和过人头脑成为了纽约地下王国的统治者,然而不幸的是,在一次针对他的袭击中,他的心腹执行人刀疤脸为了保护他而中弹身亡,Elias也命悬一线,我碰巧在事发现场。Elias算得上是黑帮中有良知的人,纽约地下王国在他手里比在其他人手里更好,我们算是交过几次手的棋友,当然他不知道我是吸血鬼,也不知道我知道他是黑手党的事。总之,当时我就在事发现场,于是我救了Elias,将他转化为了吸血鬼。Elias并没有太享受吸血鬼生活,我非常理解,他希望重新掌握纽约的地下王国。


Greer是英国人,也许是MI6的特工,这就是我们所知道的全部信息了。Greer是跟着Arthur住进这里的,而Arthur是我在MIT的同学。我知道一个吸血鬼成为MIT学生听上去很荒谬,但事实是没什么是绝对的,包括吸血鬼不能暴露在阳光下这一点,而且,相信我,MIT计算机系的宅男们本身也没什么时间暴露在阳光下。Greer,比起Elias有更大的理想,他希望将全世界转化成吸血鬼主导的世界,让吸血鬼作为更高等的生物帮助人类的生存。


诚然,我们在许多方面都有分歧,但我们仍然生活在同一栋房子里。


Elias POV


我们当然会对彼此有各式各样的看法,Harold也许算这栋房子里最另类的那一个。其实我们都算另类的吸血鬼,毕竟也没多少吸血鬼会住在曼哈顿的废弃图书馆里,但Harold,他简直不像一个吸血鬼。据说他本来是英国人,最早跟随教友会教徒移民新大陆宾夕法尼亚的那一批人中的一个,不过我想他从来就没有多么虔诚,特别是成为吸血鬼之后还要相信上帝是在说太难了。


他究竟是怎么成为吸血鬼的?这我也不清楚,我遇到他时他已经是拥有两百多年阅历的吸血鬼了。美好的二十年代,我们在小意大利的街头下棋,他棋艺高超我也不赖,我猜到了他不是寻常人,但的确没想到他是吸血鬼,更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也会加入这个群体。


让我们说回Harold,Harold一直在降低自己作为一个吸血鬼会对人类造成的伤害。比如进食,虽然我们有毛血旺,但仍然需要人血,我和Greer都不排斥捕猎,不,捕猎不一定会死人。而Harold,他坚决拒绝从活人身上直接摄取血液,所以他选择去医院食用血库里的血液,同时还会捐出大量资金以弥补医院的损失。


Storyline


每月第一个星期二,这是Finch固定的摄取人类血液的日子,根据他多年对自己体能极限的测试和对医院人流量的分析得出的结论。他戴上爵士帽穿好西装外套,推门走进了纽约的夜色里,这座城市的夜晚从来不是枯燥的,但图书馆的居住者们早已过了泡吧喝酒的年纪。暮春的风依然不减其势在街巷间呼啸而过,直到撞上坚不可摧的建筑物,Finch压低了帽檐拿出复制的医院门卡在从不起眼的员工入口进入了医院。


在纽约居住的年岁让他对这家医院的结构相当熟悉,更别提医院新血库所处的西翼大楼就是在Harold Wren先生的捐款下建造起来的,就算如此他仍然感到紧张。Finch坐电梯上到了八楼,深夜的医院走廊每一寸空间都被寂静塞满了,除了微弱的监护机的运作声音和消毒液的味道,幽蓝的夜光灯照亮了道路,皮鞋一重一轻的脚步声在此刻显得尤其清晰,Finch屏住呼吸,不,他早就不用呼吸了,再次用员工卡刷开了血库的门。


和往常一样,他从血库里取走了三袋O型血,O型血一般是医院准备最充足的血液,拿走三袋不会带来严重后果,来医院之前他早已在电脑上远程修改了医院的血液储存记录,没人会发现少了三袋血,但他更希望最近不会有人急需O型血。


Finch将血袋放进保温的超市购物袋里,正当他走向电梯时,走廊里响起了另一个人的脚步声,拜托请不要——


“你还好吗?”在走廊拐角处,Finch迎面撞上了一个高个的灰发男人,男人压低了声音说,“需要帮忙吗?”


“不,我很好,谢谢。”Finch感觉他的心脏狂跳不止,但事实是他压根没有心跳,他瞪大了眼睛盯着对方拼命施加“你从未在这里见过我”的暗示,吸血鬼都有暗示能力,有的会拥有极强的暗示能力比如Elias,而Finch一向不太擅长这个。


“好的,晚安。”男人点了点头,转身走开了。


Finch宛如一只受惊的兔子,直接变成了一只蝙蝠叼着血袋飞回了图书馆,他必须得换一家医院了,这是一个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的世界。


大座钟的指针刚刚指向午夜,图书馆迎来了新的访客,一位戴着警徽的黑人女性敲开了图书馆的门。


“Carter警探。”Finch向来者点了点头。


Elias POV


Joss Carter最初是负责这一片区的警官,我想她多多少少猜到了我们的真实身份,不过我们都很有默契地对此避而不谈。她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女性,偶偶也会帮我们一点小忙。


Storyline


“Finch,Elias,晚上好。”Carter拿出了一张画像,“我们接到举报说这个街区搬来了一个穿黑西装的男人,他的公寓里有时会传出痛苦的嚎叫声,他的垃圾袋里有带血和毛发的衣服,我们怀疑他涉嫌动物虐待,甚至谋杀,你们见过这个人吗?”


“我想没有,警探。”Elias摇了摇头。


“我也没有,如果我们有消息会通知你的。”Finch说。


TBC.


这可能是全NY智商最高的图书馆吧x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