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剑独行游

欧美/历史同人文段堆积,这儿夜七,请多指教

【游记】夜七的洛阳+许昌圣地巡礼 Day 5

爆字数预警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说到底我从重庆千里迢迢来到河南只是为了这一天,去首阳山祭拜曹丕。早上九点从锦远汽车站坐城乡际公交车出发,十点过到达首阳山镇,我犯了个蠢没等到镇上才下车,傻乎乎地又走了一公里多才到镇中心。在红绿灯处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三轮车,司机说曹丕墓是个砖厂,有这个说法但很多姑娘已经分析过了应该不是这样,感谢水哥的游记和mizuki的江湖救急让我没迷路,总之我让司机带我去高速路口,伯夷叔齐墓那边,从高速路口有一个有加油站的斜坡,就从斜坡往上走,现在首阳山修成了森林公园所以路还是很好走。我在加油站买了瓶水以防万一山上啥都没有,事实证明山上确实啥都没有。




山上的路沿着唯一一条硬化的路一直走就好,在一个有大石碑的三岔路口往右走,继续沿着硬化路爬坡。




因为是第一次去所以没有冒险走土路,没有梯坎光爬坡还是有点累的,走到舜帝庙大概需要三十分钟。很多同好去祭拜的那个亭子非常显眼,在山巅,朝着那个方向走就好,实在不放心可以开个导航把目的地设置为舜帝庙。




这样走其实会先经过亭子再到达舜帝庙,随便找条土路上到山脊往回走一点就会到达亭子,亭子南面就是伯夷叔齐的墓碑,不知为何非常脏乱差,有很多啤酒瓶的碎片和其他垃圾,但亭子本身还挺干净。




因为在首阳山镇浪费了一些时间,我到达亭子时已经是十二点了,又累又热,稍微休息了两分钟就用手机自带指南针打了一下方向,按照亭子东偏南一点是首阳陵,西偏北一点是高原陵的说法大致确定了方位。其实我,作为一个重庆人,还是个地理盲,方位感极差,只能自我安慰放在就这么一座山大抵如此。2016年底发现的那座大墓据说是叡叡的,旁边另一座大墓可能是二丕的,不过现在也没有新的消息,所以这次暂且按以前的推测进行祭拜。


把之前在丽景门买的香按方位点燃插好,山顶风极大,香都不太好点,二丕的香单独插在一边,仲达阿昭阿师的插在另一边,给二丕带了葡萄(在这个根本不是葡萄成熟的季节真的超贵,本来还想带甜瓜但实在背不动了),放上了魏文帝集全译,恭恭敬敬行了礼。





上完香才终于坐下来欣赏风景,不得不说这里的景致是很好的,二丕实在太会选地方了。首阳山不算高,但在平原地区这样的山足以极目远眺将整座偃师市及其周边城镇尽收眼底。亭子在首阳山最高的山巅,风呼啦呼啦地从南方刮过来,有黑色的鸟借风展翅悬停在空中像风筝一样,又微一振翅随风飞出好远。他把墓址选在这里是不是为了能看到董卓之乱后自己一手重建起来的洛阳城和尚未一统的大好河山?



还没吃午饭的我洗了两个杏开始啃,没错就是从汉魏洛阳故城拿来的杏,一边啃一边和二丕还有仲达聊天,从我最初小学沉迷演义了解到三国聊到两年前的六月爱上二丕一头扎进丕司马大坑,正说到丕司马的时候就流鼻血了。这、这莫非是他们显灵了?!还是我太激动了?!第一次流鼻血都能让我感受到幸福。


作为一个话唠,我成功在首阳山对着他们自言自语了两个多小时,具体说了啥以后再写。说着说着就很开心,开始唱《短歌行》和《燕歌行》,虽然我五音不全但风能把声音带很远,也许带到他们的墓前。因为魏发带掉在了汉魏故城所以扎的晋发带,希望二丕没有太生气,不知道仲达和阿师阿昭对此有何看法x


很奇怪的是,我并不像在汉魏故城那样激动,反而很平静,只想坐在亭子里看着山下的城市,躲开刺目的阳光懒洋洋地聊天,连聊天都不像我平时那样激动得上蹿下跳,而是累坏了的轻声慢语说着琐碎杂事。可能是因为在首阳山吧,这里是他们安葬的地方,理应是有一种安宁的气息,一千多年过去了,他们的时代早已烟消云散,是时候在首阳山聊聊天喝喝茶晒晒太阳了。还是别晒太阳,这太阳实在热。


闭上眼我几乎能想象出二丕和仲达并肩站在首阳山巅负手而立,衣袍随风浮动仿佛将乘风而去,除了风声、鸟鸣与树叶沙沙响,四周万籁俱寂,谁也没说话,也不需要说话,他们看着山下巨大的发电厂烟囱和一个个小方块房屋,相视一笑,岁月静好。他们生逢乱世,一辈子都在为了国安民乐而努力,却鲜少享受过安宁,首阳山实在是一个适合养老的地方,二丕也许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决定在这里挖个坑把自己埋了,仲达一看觉得也不错,干脆就和前学生前君主做了永世的邻居。



我坐在亭子里,手搭在椅背上,仿佛二丕就坐在我身边,也许他真的就坐在我身边,他自己说的,魂而有灵,无不之也。我随意地翻着魏文帝集全译,时不时大声吐槽其中的某篇,指出二丕实在是太可爱或是真的太gay了,他坐在我身边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听我一个人絮絮叨叨却没办法出言打断,只能和坐在对面的仲达交换了一个好气又好笑的眼神,瞧瞧这小姑娘,总觉得我俩有一腿,最后放开了笑起来。多好啊,死了不就该是这样吗,没有什么是死亡和时间解决不了的事情。


说到死亡,二丕对死亡的态度实在有趣。“自古及今,未有不亡之国,亦无不掘之墓也”,能明白已是不易,最难得可贵的是他身为皇帝却敢把这话说出来,有些道理出于种种原因总是大家心知肚明却无一人点破,唯有二丕有这份情怀。正是因为出生于战乱、成长于战场,他明白死的本质,死惟一棺之土,所以才会努力地建功立业写篇著籍以求不朽,并且认为墓就是个墓,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找个风景不错的地方就好。很好奇这样的二丕到底有没有害怕过死亡,按道理说恐惧是由于陌生,二丕到底怕不怕呢,他到底信不信死后有灵魂呢?





首阳山除了二丕和司马一家子,还埋了不少人,附近还有杜甫、吕不韦等等,也许该写个首阳山的日常……?小段子嘛,好写的,就是我对其他人可能没有那么了解。


就算2016年年底挖出来的那座大墓旁边的墓是二丕的,我也由衷希望二丕的墓不要被发掘,他不封不树薄葬于首阳山,还写了篇超凶的终制要把不乖乖照办的人“戮而重戮,死而重死”,不就是为了不被找到。没有陪葬品的,没有考古价值的,跪求不挖,学学诸葛神棍的墓吧,何必去打扰他的安宁,如果挖出来不能做到像助燃君的墓那样好的后续保护和宣传,最后落得和老板的墓一样的样子,又是何必。


无论找不找得到他的墓,都永远会有人爱他。虽然世人不解他的本质,但始终会有人爱他。在我们之前一千多年的岁月里有人爱他,就算等我们死了也会有其他人折服于他的魅力,这么一算墓不过是一个凭吊的去处,没有更多了。一座墓也是祭拜,一座山也是祭拜。


山上只有我一人,直到三点过,有一群骑摩托的社会青年到了亭子,在地上铺了野餐垫开始抽烟打牌,还带了音响放歌。这算,呃,坟头开趴?因为有人在,我稍微收敛了点,继续翻魏文帝集翻着玩,风从早上带着丝丝凉意变成了熏人的热风,至少还有风也不错了,我找充电宝的时候翻出来了朱然家的《燕歌行》三米长围巾,拿出来的时候围巾一下子被风吹得飘了起来,有一瞬间我想松手就让围巾飘走,当然我没这么干,因为这个围巾九十块啊超贵的(被暴打)!


下午四点的时候我的水没剩多少了,太阳也落到了西边让亭子里没有阴凉处,于是我收拾了一下东西,把垃圾全部装好,再次在已经燃尽的香前行了礼,慢慢往山下走。在高速路口询问交警后得知如果要回洛阳必须到首阳山镇上去等公交,在高速路口这边没有车,正当我万分绝望之时,有一堆夫妻问我要去哪里,我说首阳山镇搭车回洛阳,他们说可以顺路送我过去,天呐莫非真的是二丕在保佑我?!虽然让我搭车的人收了我十块钱,但是我一下车立马就碰上了回洛阳的车。这个幸运值?!要知道我平时是永远百分百错过上一班地铁技能的人啊?!


被太阳烤得晕乎乎的我在回洛阳的车上胡思乱想却并没有伤感。这一别,下一次来祭拜起码是一年后,更有可能是四年后甚至六年后,六年都够二丕从称帝到去世了。我将要远离家乡,远离故土,远离这块大陆,不过灵魂想去哪里都可以,所以我不会远离二丕。在来之前我想挖一小瓶首阳山的土戴在身边,真正要走时又觉得这些都是没必要的,就像在丽景门那个小哥说的,心诚则灵。


后记


从小我妈妈就企图培养我写游记的习惯,据说这样就能教育出优秀的孩子,可惜我走过那么多地方却从来没有认认真真坚持天天写游记,这是第一次我保持了日更的速度用心写游记,基本每天傍晚我就回青旅开始肝游记,肝完还要处理照片,又不敢拖延到第二天,否则我绝对会拖延癌晚期最后不了了之。希望这次的游记能为打算去洛阳和许昌的小伙伴们提供有用的信息。


一个人的河南之行,完完全全是为了曹丕。与2015年那场一个人的江东之行不一样,那个时候的我三国复健时间还很短,对江东众人的爱更多是模糊的好感,所以在诸多古迹并未能引起共鸣,但河南与曹丕,我爱他的时间也不长,两年而已,却认认真真对待能找到的每一点信息,宛如久旱逢甘霖。所以这次碰到任何和曹丕有关的东西都十分激动,独自顶着烈日去汉魏故城和首阳山这种可以说是空无一人的地方也无所畏惧。之前在和青旅的一个商粉小姐姐聊天时,小姐姐说感觉我这根本就是在追星,是啊,我想大概就是如此,我又不是多么高尚有才的人,除了努力科普正史和曹丕以外也就只能像同龄人一样追追星了,只是对象有些奇怪而已。我的文笔太差,写不出这次旅行的所感所想所见所闻,也写不出他们百分之一的好。


二丕呀,他怎么这么好呀。


评论(19)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