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剑独行游

欧美/金光/历史同人文段堆积
做人失败做鸽子成功的夜七
请多多戳我的提问箱

Q:一直都很想抱紧夜七太太!!!魏晋圈的瑰宝!!想问问夜七太太能不能多写写荀郭,以及三国曲艺社还会写吗?

啊啊啊啊谢谢喜欢!荀郭有一个欠了朋友…四年…的梗,但今天的我也在咕咕呢qwq去年写了那么多曲艺社你们还不满足吗23333我反正是被相声榨干了啊,短时间之内可能是真的硬肝也肝不出来了,先缓缓吧

【丕中心】对话

群内十日谈活动作品

随意乱写,随意看看

庆祝2.15 International Fanworks Day放出来



我做梦都想梦见曹丕。


但我做梦都没想到美梦成真会是曹丕从我的电脑屏幕上冒了出来。


在我正敲下“曹丕蹲下身将面前大学教授早已兴奋的那物从过紧的西装裤里解放了出来”的时候。


“啊——!”我尖叫着砰地一下关上了电脑。


等等,刚才冒出来的,好像是……我惊魂不定地看着电脑,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曹丕,而那个玩意儿长得和各种衍生作品里的曹丕也一点儿都不像,但冥冥之中有种直觉告诉我:那就是曹丕。


神啊,这咋可能?


我小心翼翼地把电脑掀开一点儿:“陛下?”


里面传出来一声没好气的“哼”。


不妙不妙,着实不妙,我看着从电脑屏幕里钻出来有布袋戏木偶那么大的曹丕,端坐在我的书桌上,读我电脑上的正在写的文。我站在一旁战战兢兢汗不敢出,偷偷瞄着他的表情,谁不知道这是位睚眦必报的主,我刚才还用电脑夹了他,他会不会把我的文删了来报复我……


“你的文章,不太行。”曹丕开口了。


我就差跪下大喊“您说得对”了,但作为一个新世纪好公民不该做出如此不民主的举动,于是我站着大喊:“您说得对!”


曹丕接着点评:“空有想法,却无基础,导致文字如空中阁楼,无辞藻之美亦无议论之雄。想法太多,想了就写,笔墨虽多,少有成品,导致文体不畅。借古写今,却连最基本的古都没搞清楚,更损根基。”


我哭着说:“您说得太对了……那您快讲讲古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吧!”


曹丕嫌弃地看了我一眼:“你关心你写的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吗?你不关心,你只想搞CP。”


我捣头如蒜:“对我只想搞曹丕、啊不是、搞CP。”


曹丕道:“这就是你对古人的尊敬?”


我辩白道:“这都是出自对古人的爱啊。”


曹丕冷笑道:“爱?你不过是把强烈的表达欲望和个人焦虑投射到笔下角色,而我们这些曾经活过的人不幸成了你的木偶,抛弃本有的身份为你的剧情服务,就连我现在出现在这里也不过是因为你想写个打发时间的对话。你写这些不是为了爱,是为了你可悲而低劣的野心。你连放过我们去写原创的勇气都没有,竟还希望有人能透过我们这些人的表皮,这些唯一能为你吸引到读者的表皮,去看到你想要说的想法。”


我小声说:“陛下你OOC了。”


曹丕说:“我在你笔下永远都在OOC。”


我委屈道:“至少这也是一种表达的方式,陛下您不也写怨妇诗……”


曹丕像只炸了毛的猫:“我总共才写几首?就被你们天天玩梗玩得我好像只会写怨妇诗。打着要还原真实历史人物改变刻板印象的旗号,结果呢?啊真是气死我了。去给朕拿点水果来。”


我不忍提醒这也是在加深刻板印象,只能老老实实给曹丕拿水果。不幸的是,我家只有大的小的甜的酸的各种橘子,至少不是产自江东,希望他能喜欢吧。而后我意识到,曹丕现在不过一滩灵魂,怎么吃得了水果?曹丕让我把橘子剥了放那儿让他看着就好。我吞了吞口水问,那我能吃吗。曹丕冷酷无情地说,不能。


于是我们一起和橘子大眼瞪小眼。当你凝视着橘子,橘子也在凝视着你。橘子说,你们没点正事可以干吗。


“你的文章……”曹丕重新盯回我的电脑。


“陛下,您转换话题的技巧太生硬了。”我忍不住吐槽。


曹丕皱眉道:“生硬是因为你非要转换话题却想不到好的方式,还要怪罪到我们这些角色身上,要点脸。”


我企图强调一下同人文进步性的一面:“陛下,我写的东西虽然狗屁不通,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它反转了主体和客体,让男性成为被凝视的对象,提供了新的女性发声途径,尤其是在色情描写中,女性在观看者和参与者的双重身份中自由往来是一种全新的性模式,让女性性欲合理化,挑战了长期以来父权对女性在性文化中的物化,提出了更多元化和流动化的性文化的可能。”


曹丕心不在焉地听着我叨逼叨,末了蹦跶到电脑顶端霸气地坐下来,层层衣摆将电脑上的文字遮了个严实。


我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曹丕的手轻轻落到这一千八百年后陌生的金属器物上,像是和一位老朋友打招呼,丝毫没有正眼看我的意思,话却似利剑字字扎心:“你说了那么多,想要用那些术语和逻辑迷惑我,而只字不提同人文的弊端。它脱胎于异性恋模式下的性幻想,难以与原本的模式完全切断关系,又谈何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结局,一攻一受的关系,就连性描写中至关重要的插入,无非都是异性恋模式的拙劣仿制品。而生子NP一类的东西,被认为是雷文的原因不就是根本性地抛弃了主流的男性气质的定义,你一面固守对男性的定义,一面认为这样定义下的作品可以挑战父权权力结构,何等可惜。正如你说的要打破对历史人物的刻板印象一样,都是适得其反。”


我瞠目结舌:“陛下您、您……您是不是偷看我电脑里的论文了?”


曹丕没回答我的问题,反倒问了我一个问题:“你为了什么而写呢?”


这本应该是一个很容易的问题,恰恰在此刻让我难以回答。我想起粉丝数量和文章热度一类的东西,或是每篇文章下都大相径庭的“哈哈哈哈哈哈哈”的评论,或是感慨或是激动或是喜悦的读者,或是用钢笔手写的大纲,或是最早天雷玛丽苏的原创。


我那些个狗屁不通的玩意儿,断无可能成为经国大业不朽盛事。


我鼓起勇气回答:“为了爽。”


“为了爽……”曹丕低头重复着我的回答,他复又抬起头来盯着我的眼睛,那是帝王的目光,从繁县的受禅台上携建安的风骨与烽烟居高临下,让我很不自在,“你爽了吗?”


这个问题,竟然更难。我支支吾吾答不上来,索性把橘子往前推了推:“陛下,吃橘子吗?”


曹丕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


他的确是一个很好的人,虽然有点喜怒无常,好在这次没有为难我,反而抬了抬手:“你吃给我看吧。”他这么一说我哪里还敢吃,以他的记仇程度,吃不到葡萄可不会只说葡萄酸,我赶紧摇了摇头说自己吃不下。就在我们僵持之间,猫咪过来嗅了嗅橘子,嗅了嗅曹丕,又竖着尾巴大摇大摆地走了。我如释重负地抛弃了写作这个话题,转而和曹丕聊起了猫,建安年间大家养猫吗,谁养了猫,是什么样的猫……并且企图从他嘴里套到更多一手八卦,害,这不都是为了搞CP吗。


“你为什么现在不怎么写了呢?”曹丕冷不丁又把话转了回来。


就不该问他为什么不给猫写赋,我暗自叫苦,陛下啊,真的可以不必那么执着于这个话题:“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学业,生活,一类的,而且也没有什么人看。”


曹丕斜着看了我一眼:“我看你其他更重要的事情也没有搞得多成功,还不如继续写,既然心里还有想要说的话,谁知道能写出来什么,怕什么太累太忙没人看,你不才说了写是为了爽。”


我心想你说的倒是轻松:“可是陛下践阼之后不也写得少了吗。”


曹丕从电脑上站起身理了理衣服:“所以等你当了皇帝再以忙为不写的借口吧。”


我一时不知道该接什么话,毕竟这年代了又不可能XXX里当XX,难道是要我一辈子写下去?


一言毕,他倒是利落地半身迈入了屏幕中。


“陛下!”我脱口而出喊住了他,却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倒是曹丕低低地笑了起来:“烂尾的毛病又犯了。”


我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屏幕里。


本也是如此,他的生老病死,他在史书上的荣辱兴衰,从来都不是我可以左右的事。


一同消失的还有我本来已经写了不少的丕司马文,这就是为什么今天的我也在当一只鸽子。


END.


开车没被屏蔽,写个这个被屏蔽,可能是我泄露天机哦


【鳞鱼】大珠小珠落玉盘(PWP)

某种意义上是春寒赐浴华清池的后续


昨天的我:情人节?什么情人节?

今天的我:Plot What Plot

因为美帝时间情人节还没过所以我赶上了xxx


让我再瞎逼逼一点,这篇文本来是在鱼粉丝群里的周六活动里写的一个小片段,写完之后变成了3k字的小破船,而本来要写作业的我今天也在摸鱼,本来说是要给某人写贺文,结果情人节只吃了螺蛳粉和外卖,日子过得还不如躺在冰箱里的鱼,气得我跑去搞事了xxx天雷滚滚预警!!!


上船


让我们荡起双桨~

鱼笑江湖

拖了一段时间终于把欲星移主页新春贺岁片里的单品鱼笑江湖上传了!

有鳞鱼成分!

请走这里


第一次做视频技术很渣,求轻拍,这个版本解决了对轨没有对好的问题,傻傻的我为了导出给小六太太的油管无字幕版把所有字幕删了,所以又重新做了一次字幕……

无论我写文还是做视频,评论全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种事情也许应该习惯了orz

【鳞鱼】春寒赐浴华清池

我又双叒在写鱼洗澡了

披着洗澡文外壳的正经文

私设成山,OOC有,时间线在鱼游学归来平定三王之乱,此时鱼职位仍是丞相,王尚未鲲鳞附体


三王之乱平定,丞相欲星移运筹帷幄,功居首位;统帅蜃虹蜺舍命救驾,忠心可鉴。赐浴汤池,给香粉兰泽,被石兰杜蘅。


鳞族亲水,喜沐浴,赐浴皇家汤池此等对人族来说过于亲密的行为,在海境不过是极少见的殊荣罢了,并无不合礼数之处【1】。饶是如此,三王之乱的血腥味仍未在无根水中完全消散,朝臣们仍记得丞相是在战火燎原时才从外境匆匆赶回,也并未在平定叛乱时亲身出战,于是少不了对欲星移有何德何能功居首位嚼一番舌根。


欲星移整条鱼泡在热气腾腾的圣汤里眯着眼,不难想象那些话会有多难听。他执掌相位不久就外出游历,又回来得太晚,虽年少有盛名,却仍不够维持丞相的威严。谁又知道赐浴汤池并非鳞王的殊宠礼遇,而是北冥封宇被他的伤势吓坏后强硬决定的治疗措施。


哈,他竟以为在鸩罂粟那里把命拉回来的几服药能够让他瞒过北冥封宇。新登基不久的鳞王只是因难以压抑心中的激动而拥抱了许久未见的友人,就立马察觉到了鲛人的不对劲。欲星移以雷霆手段与未珊瑚和覆秋霜配合平息了三王之乱,而北冥封宇则立马以天子之威把欲星移送入皇家汤池修养。


海境的皇家汤池出自灵泉,对欲星移伤及根本的伤势有极大好处,就算是不习武之人来泡着也有调节内里、延年益寿的功效。欲星移此刻就倚在白玉池壁上,在泉水缓缓升起的水雾中有一下没一下地用修长鱼尾拍水,这圣汤所蕴含的灵气和自己还未复原的虚弱让他不由自主化出了鲛人原身,银蓝鱼尾如印在海面的盈盈月色,随波而动,与粼粼水波怡然自得。


有鱼在水,出游从容。其乐乎?其悲乎?旁人又如何知晓呢。


三王之乱背后的隐情不难看透,却难抓住实际的证据,也怪他回来晚了,只是后续处理仍需费心,如何平衡各方势力,又如何压下四起暗流,更重要的是,如何为他的野心一步一步铺好前路。那些在战争中破碎的身躯又潜入他的脑海,他该动了,第一步该落子何处。“能力跟不上野心”,钜子师兄的冷言犹在耳畔,欲星移不由自主抚上胸口的致命伤,此刻他倒后怕起来了,可惜全天下也只有一个默苍离……


年轻的鲛人丞相心神劳损过度,此刻又身处最舒服的温泉中,东思西想下难免疲倦起来,连鳞王到来也未察觉。


“丞相,快别在池里睡着了。”北冥封宇停在池边看着犯困的鲛人,还有他自幼时同学后就再也没见过的鲛人原身,忍不住绽出笑容。


“王。”欲星移抬起头看着池边的鲲帝,被人看了个精光虽不好意思,但看都看了,也就懒得把尾巴收回去了,只是轻叹一声,“看来真是臣做人失败,被王看见了这么狼狈的模样。”


北冥封宇见他泡得面若桃花,明眸泛雾,不减芝兰玉树之风,心下更是喜欢,从容调侃道:“青鱼出于水,吉兆也。听闻中原当今天子痴迷祥瑞【2】,天下多有进贡祥瑞入宫,万幸丞相在外一遭能够平安归来。”


欲星移尾巴一甩,双臂撑在池边半个身子露出水面,仰头看向北冥封宇正色道:“天命高高在上,祥瑞何等虚妄,岂不知事在人为。”


北冥封宇想起刚平定的三王之乱,心中多有感慨,他胜了是天命自在正统,他若败了史书不过是另一种写法罢了。


欲星移顿了顿:“王,想要何等人为之业?”


北冥封宇心中猛得一跳,被问在了原地。欲星移从没问过他这样的问题,这几乎回到了侍讲学士向皇太子考察功课的时候了,只不过这次要考的是帝王之学。北冥封宇看着水雾之中的欲星移,仍是熟悉的俊朗容颜,却自他从外境归来后多了一番惊人却难以用言语描述的神采,偶有那么一瞬使北冥封宇几乎要怀疑他不认识这个欲星移。


他原以为他们之间是用不着说这些的。海境尚古,又有王相制度,虽无文王拉车此等求贤之举,但历代鳞王拜相皆是花了一番大功夫。北冥封宇很小就知道,他和他的祖先们不一样,他无需耗费心力为自己寻得自己的丞相,因为欲星移早已在他身边,从一开始,也会一直到最后。北冥封宇以为他们之间是有这样的默契的,他为王,他就将为相,他们的名字将永远在史书上并肩下去,直至万万世。


可欲星移作为智冠海境的明珠奇货,不曾待价而沽就把自己交托到了这位曾经的皇太子手上,这场君臣互选反倒像是是鳞王自己没拿出诚意来了。


北冥封宇沉思许久,才缓缓答道:“先帝刚德克就,正己摄下,执心决断,然一人专断,难免失察,民有忿怨,朝有佞罔。本王欲效仿光武,平乱安内,与民休息;更欲照法盛朝宣宗【3】,抑制权贵,整顿吏治,洗清冤案,以求中兴。”


池中之人唇角微微翘起,琉璃般的眸子有星光璨璨:“王有鸿志,何必学光武、宣宗,自当效法禹帝、始帝【4】。”


鲛人脆如金玉的清朗之音如惊涛骇浪打在北冥封宇心上,汹涌澎湃的同时又让他忍不住战栗,他并非没有宏图大志,只是禹帝、始帝皆是千古一人,鳞族向来以祖制为尊,后代鳞王怎敢与先贤比肩?


欲星移像是看透了北冥封宇心中的迟疑:“禹帝、始帝皆是完成了前人不曾做到的事情,若拘泥祖制,何来千古伟业。”


北冥封宇内心震撼尚未平息,层层浪涛下皆是对欲星移此言的赞同,但他天性沉稳内敛,再三思索后方道:“现今三王之乱刚平定,海境一统,关外满族不足为惧,始帝的精神可贵,做法却难借鉴。无论如何,以史为鉴,的确有益。”


欲星移点头道:“臣在外游历时也对中原历史有很大兴趣,海境虽有古籍,但与外境切断联系以来毕竟不能全数知晓。”


“哦?那丞相喜欢中原那段历史呢?”北冥封宇来了兴趣。


欲星移重新把自己埋回水中,垂下眼道:“臣敬佩王荆公忠勇坚毅,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


“汤武偶相逢,风虎云龙。兴王只在笑谈中【5】……”北冥封宇低叹道,“鳞族虽与外境隔绝,但本王也听闻过王荆公故事,怎么能不心生敬佩,可惜司马温公掌权后尽废新法。自古变法者,或是心血付之东流,或是自身难得善终,天命何等凉薄。”


欲星移却摇摇头道:“历代变法者皆把理想看得最重,哪怕身死,只要理想达成,有何遗憾。臣以为,如商君被五马分尸,若泉下得知始帝奋六世之余烈用商君之法终结战朝,定也会欣慰。”


北冥封宇合眼负手沉默良久,高亢的声线难得低了下来:“丞相要本王做始帝,本王却舍不得让丞相做李斯啊【6】。丞相究竟想要成为怎样的臣呢?”


北冥封宇感觉到自己的心砰砰跳得飞快,他知道欲星移定也是如此,这个问题太过尖锐,他没有指望听到欲星移的正面回答。


果不其然,欲星移轻飘飘地把话还给了他:“王想要臣成为怎样的臣呢?”


北冥封宇睁眼凝视着池中鲛人,他一直知道欲星移并非池中物,但他知道那些人的下场,鳞族所熟悉的战朝时期的改革家,李悝、吴起、申不害、商鞅【8】,就算君主不疑之,一代君主逝去之后,又有谁能功成而退……欲星移问的是鳞王对丞相的期待,他心里想到却是北冥封宇对发小的期待。


北冥封宇扬起声调:“本王想要丞相得偿所愿,功成名就,流芳百世……一生平安。”


欲星移像是没有猜到这样文不对题的回答,兀自眨了眨眼愣在池水中。


北冥封宇难得见他漏算一筹的模样,收敛了戏谑,俯身执起欲星移搭在池边的双手,朗声道:“丞相想要做王荆公,本王焉知不可为神宗?本王定会与丞相勠力同心,肃清朝纲,攘外安内,还海境一片盛景。”


欲星移反手握住北冥封宇的手,彼此激动的脉搏扣入指中,说的话却仍是从容:“王不必。圣人言,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7】。王只需端坐紫金殿上,帝王之道,无需臣再多言。”


“好一个北辰星拱啊……丞相如此打趣本王,是否该罚呢?”北冥封宇忍不住笑着捧起手中鲛人修长白皙的手指吻了又吻,索性随着鲛人步入池中,也不顾繁重的华服就搂了欲星移在怀中,宽额相抵,彼此呼吸都可闻,混着水汽愈加沉重。


“本王绝不会,绝不会让你出事。”北冥封宇珍重地在欲星移的耳鳍边印下一吻。


欲星移轻轻推他:“王啊,先前尚在说正事,何况这是在华清池中,臣可不想担个魅惑主上的罪名。”


北冥皇室的汤池正是在北冥清涟自外境迎回杨氏后正式修建的,北冥清涟亲自赐名华清池,后来这位鳞皇相关的一切都被尘封,唯有汤池一直沿用到了现在。此刻白玉海棠池中王相相拥,别有一番滋味。


“香山居士有诗云,春寒赐浴华清池,倒是应景了。”北冥封宇顾及他的伤势,只敢轻轻的吻他,复又促狭道,“本王愚钝,忘了下一句,还请丞相赐教。”


“王……”欲星移不想接他的话,却也忍不住浅浅笑起来,心里像是被泉水潺潺围绕,谁说伴君如伴虎,唯有北冥封宇能让他如此放松。


“交给本王。”北冥封宇把自己的丞相搂紧了些,他知道欲星移永远不会把一切都交给他,但那颗心永远是他的。


欲星移的双臂也主动环上了北冥封宇,鲛人内伤沉重,皮肉伤倒是不曾留下半点痕迹,何尝不是温泉水滑洗凝脂呢?至于始是新承恩泽时,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1】赐浴乍一看真的很亲密,但在新唐书里也找到了关于唐玄宗对学士们“冬幸新豐,歷白鹿觀,上驪山,賜浴湯池,給香粉蘭澤,從行給翔麟馬,品官黃衣各一”这样的记载,所以应该就还好。

【2】金光新剧设定西剑流入侵是嘉靖年间,嘉靖女神沉迷修道,地方官员经常进贡祥瑞,白鹿啊白龟啊什么的,鱼如果从海面冒出来搞不好会被胡宗宪抓去当祥瑞送入宫xxx

【3】唐宣宗李忱,开创了大中之治,思考了很久感觉王还是会选择中兴之君,而光武这样的位面之子也算是中兴之君而不是开国皇帝。

【4】这里玩的梗是王安石见宋神宗说的话。考虑用了大禹而不是尧舜是因为大禹治水的关系。

【5】出自王安石的词《浪淘沙令》,静静感受这个虐。

【6】这里不采用金光魔改历史后的李斯设定。这句话其实很不合适,因为李斯自己勾结赵高伪造遗诏,和其他改革家的死亡有很大区别,但王的意思只是希望鱼能够善终。

【7】出自《论语·为政》,那天读到的时候整个人醍醐灌顶,之前一直不知道为什么鳞鱼挂画上的字是北辰星拱,现在一想官方太会了。


【8】草为什么又没人给我捉虫,申不害是自然死亡的,居然是法家难得的善终?受大秦帝国影响害我记错了,抱歉orz


END.


天天写鱼洗澡,全是清水,请叫我海境香独秀x这篇文完全是为了满足我的史圈癖好。鳞鱼拜别时王提过鱼游学归来开始对王多有试探,这里想展示的就是这样的试探,可惜被我玩脱了成了表白。金光设定是嘉靖年间我大明就亡了,不然我真的觉得鱼和张居正是最像的,从权倾朝野的角度来说,也都是帝王师,还都被称为师相,(徐老师:我也可以被称为师相啊),不过万历是小渣男,而王是大暖鲲。


这篇文很早就想写,没想到写出来的时候鱼都醒了,欢迎回来呀师相!



Q:悄悄挖个坟,虽然君不见吾乡少年它貌似是坑掉了,但是还是想问还有机会看到它更新嘛!(´∀`)♡

草居然还有人记得这个坑,它八成没有后续了,当时想写是因为刚刚申请完大学,现在我大学都快毕业了…【并没有】但如果你们想,我可以搞搞海外留学版,隔壁专业的旁听学生和助教的故事之类的【诚恳】

Q:想看夜七的曹荀/曹郭…|˛˙꒳​˙) (超小声

曹荀在计划里的不必担心!【虽然每次都是作为副cp出现…有曹荀长篇大纲但后来发现和彼岸归人太太撞梗了就一直没写orz

感觉我的粉丝数是一个虚假的东西

毕竟提问箱没人戳,写文没人评,求互动没人理

【所以你们快康康我康康我!!!】

Q:看看提问箱好不好用,等等他居然有字数限制,差评!夜七老师的赤俏和海境沙雕团建,什么时候能拥有姓名呢?

居然有字数限制而且还没有提问提示,差评!会有的【慈祥的微笑】可能海境沙雕先来吧xxx学习使我无心正剧

摸鱼搞了个历史同人圈印象表,中国的加三道海外附加题x

哪些熟哪些不熟一目了然了orz

原图p2,欢迎大家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