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剑独行游

欧美/历史同人文段堆积,这儿夜七,请多指教

【荀郭荀无差】来自阳翟的麻烦

给学姐  @李焖饭 的售后

梗:亲亲

要求:正史,纯情,甜饼


颍川不大,但也不小,阳翟和颖阴算不上近也算不上远。若是以孩童的视角去度量距离就更是难以言说了,街的尽头对他们来说都像另一个世界,是要在元宵时走上好久好久才能到达的地方,平日更是连院门都不一定能出得去。


荀家毕竟名门世家,多年后身在许都的荀彧也曾在月色下和着夜风向郭嘉坦白,他能遇见郭嘉实属幸运,他一定会认识郭嘉,这倒不假,但能在建宁四年遇见郭嘉却是纯粹的运气了。


郭嘉是在冰雪刚化的时候来的,由他的父母亲带着,从阳翟一路踏着被雪水润湿的泥土而来,彼时郭嘉还是襁褓里的婴孩,荀彧也还未满八岁,谁也回想不起来为什么那年春寒料峭中郭嘉一家人会到颖阴来,只记得荀家宅子来了新客人。


那时荀彧已得了王佐之才的美誉,自然是被带出来见了客人,虽是站直了也达不到旁人腰杆,小脸被冻得红彤彤的,一双眼睛是清澈灵气,不过是一个好看的娃娃罢了,但礼数周全谈吐不凡,举手投足之间倒真是有几分王佐气息。但荀彧并不太喜欢被当作精美的珍品展示给客人看,王佐之才,他甚至不想去想这个,学术和七岁孩子小小的憧憬就已经把他的生活塞得满满当当了。


好不容易等客人们放过了他,他却还需去母亲房内定省,攸侄本说今日给他带蜜饯来,这下更是影都没见着,荀彧沿着廊庑慢慢走,今年春天有点冷,他却不能缩成一团,长大果然是有长大的坏处。近了屋门他才听见屋内有说有笑,母亲招手让他进去,屋内坐着另一个妇人,怀中还抱着一个婴孩,荀彧想,这便是今日来的客人的妻子吧,他规规矩矩行礼,妇人也和和气气回礼,又问了些多大年纪念了何书的话,末了仍是一句“真乃王佐”。


荀彧不知该怎么对答,心里仍惦记着攸侄的蜜饯,母亲赶紧接过话来,问起了那个郭夫人怀里的婴孩,于是荀彧才知道那孩子姓郭名嘉,虽是半岁了却打小体弱,这次家人来颖阴也是希望能求助于神游四方的名医华佗。荀彧好奇踮脚向那襁褓中望去,那娃娃没睡着,睁着大眼睛也不哭闹,就也把荀彧看着。


这便是他们俩的相遇了。


“小郎君可想抱抱他?”郭夫人倒是心大,也不怕把儿子交给一个垂髫孩童,荀彧傻了眼,他短短的七年人生还没遇到过这么大的挑战,他也见过家族里比他小的其他孩子,但是从来没有亲手抱过这么小的生物!他会摔着他碰着他吗,他该怎么抱他呢,他会突然哭起来吗?


郭夫人把荀彧的沉默当作了同意,把郭嘉放到了荀彧手上,隔着层层毯子他甚至感觉不到郭嘉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孩子,只能小心翼翼地抱着那一团毯子,他求助地看向母亲,但母亲只是微笑。郭嘉是个不太寻常的孩子,面对头次见面的陌生人也很冷静,甚至十分欢喜地伸出了手拍向荀彧的脸,口中还咿咿呀呀念着只有自己才明白的话。


郭嘉显然不是一个安分的孩子,他在荀彧怀里仿佛得到了至上的愉悦,咯咯地笑起来,荀彧怕他摔下去只好抱紧了他,郭嘉更开心地凑了上来在荀彧脸颊上响亮地亲了一下。


两位母亲掩嘴笑了起来,连下人们都忍俊不禁。


这个吻让荀彧看到了一片白光,他完完全全地陷入了不知所措,脸颊不可控制地发烫起来,就算在初春里也显得太热,郭嘉还只是个小娃娃,毛都没长齐的小娃娃,但这个小娃娃就这么自然地亲了他一下!并不是说他嫌弃郭嘉脏,这是他第一次这样被对待,连母亲恐怕都没亲过他,荀彧也不过是个孩子,他还抱着郭嘉呐,既不可能去擦掉脸上的口水印子也不可能找个借口离开。


郭夫人善意地把郭嘉抱了回去,母亲拿出手绢擦了擦荀彧的脸,这下子他总算可以开溜了,逃避不是他的作风,但窘迫更是难以忍受。


满脑子都是那个突如其来的吻的荀彧心不在焉地走出了房间,手控制不住地摸了摸刚才郭嘉亲过的地方,没什么变化,没有流血也没有腐烂,看来亲吻并不可怕。风让他重新平静下来,然而他在院门口碰到了荀攸和钟繇。


“你很讨小孩子喜欢嘛。”明面上没心没肺的钟繇打趣道。


“小叔害羞了。”暗地里没心没肺的荀攸补充道。


交友不慎呐,荀彧多年后感慨道,他怎么就遇上了这么一个大侄子和大侄子的知己呢?


尚且年幼的荀彧又止不住地脸红起来,还强装出身为叔父地威严仰着头看向比他高不少的荀攸:“攸侄,蜜饯?”


“只可惜嘉那时候太小,否则真是想将文若幼时害羞的模样好好记住。”郭嘉望着月色下愈发端庄的荀彧,道,“真是便宜了公达和元常,让他们占尽了年长的好处。”


荀彧不置可否地笑了,此时名冠天下的荀令君早已是居中持重,不会轻易害羞。


郭嘉依然是一个不安分的人,他伸手抚上荀彧的脸,更俊朗、更成熟的脸,而这一次荀彧主动吻上了郭嘉的唇。


Fin.


我做到了!我做到了!为什么没详细写亲亲呢因为详细写了就会飙车了啊!良心安利,来自夜七,自己整理的年表+推荐的正史书籍+梗+推荐的同人,不满意还有售后点文,这都卖不出安利简直没天理x

评论(6)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