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剑独行游

欧美/历史同人文段堆积,这儿夜七,请多指教

【曹荀】西风漂流以北 2 (现代公路旅行AU)

OOC与文风扯淡

郭嘉暂时下线吃瓜睡觉

曹荀郭=冷战家长带娃


二月的塔斯马尼亚正值盛夏,清晨却凉爽得宛如暮春,他们起了一大早,恰好欣赏到朝阳如何把河谷染上颜色,论起气候或是地形都没什么特别之处,但偏偏带着鲜明的异国风光。


中国驾照必须在澳大利亚当地公证才能使用,荀彧以为他只是来南半球参加企业峰会,自然没有带上驾照,开车的任务理所当然落到了曹操身上。昨天郭嘉叽叽喳喳解释行程时他心不在焉,对于他们的目的地到底是哪里也毫无概念,他委婉地问了坐在前面兴奋地像大学生一样的两人,而他们俩只是模糊地回答“斯科茨戴尔”“河的下游”“某个好地方”。好吧,荀彧想,他就当这次公路旅行是不得不坐四五天车的残酷考验,至于到底会遭遇些什么还是留给未知比较好。


等到他们到达第一站的目的地时,荀彧忍不住想笑起来,他看着葡萄酒酒庄的牌子,难怪郭嘉和曹操不愿意告诉他,要是让他提前知道了一定不会同意让郭嘉如此放纵自己,他会拿出去年郭嘉的体检报告科学严谨地证明他真的必须少喝点酒,而郭嘉会夸张地翻个白眼仗着荀彧的好脾气继续放飞自我,喝到微醺时再诚恳地道歉,就像他多年以来做的那样,百试不爽。


可现在他没办法了,中国式旅游真理摆在那里,“来都来了”。


酒庄只有这一遭到访者,店员殷勤周到拿出一种又一种红酒,在郭嘉中国味浓重的英语里被挑剔得不得不拿出更好的存货。荀彧几乎是大吃一惊,要知道在来澳大利亚参加峰会之前郭嘉还不屑地向他表示,何必非得学好口语,Java才是最好的语言。可毕竟是郭嘉和酒,这么一想好像也就顺理成章了。


荀家书香门第,族中子弟大都懂得一两分品茶抚琴,但要说红酒确实是难为他们了,面对郭嘉赞叹不已的红酒,荀彧也只能友善地笑着附和。好喝,但究竟是怎么样的好喝,他实在是说不出来。曹操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是白酒啤酒灌出来的汉子,恨不得端起酒杯一口闷,这些年公司做大了也勉强算是把这习惯改过来了,但要让他细细品仍然太难。


郭嘉操着一口别扭的英语和店员聊得热火朝天,剩下荀彧和曹操,端着红酒杯靠在木质栅栏上吹风。酒庄坐落在葡萄园中,大约是一个小山丘的半山腰,放眼望去尽是整齐排列的绿色藤蔓和隐藏在其中刚刚开始成熟的果实,荀彧轻抿了一口杯中深红的液体,他脑子里第一个跳出来的居然是高中课本上区域地理关于葡萄种植的地理因素,工整的红笔字迹排在课本的右下角,一行又一行,那个时候郭嘉还不是一个半路出家学编程的文科生,曹操也只是刚念大学的愣头青,他们甚至不算熟悉,更无从猜测未来。


快门闪过的声音让荀彧回过神来,相机在曹操手里,面对荀彧惊讶的眼神他耸了耸肩:“丕儿喜欢葡萄,ABCD都说不顺溜就天天在家里格瑞普格瑞普,等回去了给他看他心心念念的葡萄园。”


有时候实在很容易忘记,曹操一个三十多的男人已经是闪婚有了两个儿子又离婚的人了。


荀彧崔某曹操连他前男友都算不上,但他们都明白他们曾经有过那么一段事情,一段意气风发彼此倾慕的时光,他们都心知肚明,那时候每一次对视都是接吻,每一句话语都是做爱,看着对方就像看着缺失的那块灵魂,冒着傻气地坚信会一辈子一道走下去,但是谁也没把那句话说出来,他们以为不必说出来或是还不到说出来的时候。所以大概他连曹操的前男友都算不上,实在没有任何立场去感到五味陈杂。


等到郭嘉敲定了要买的酒(两瓶红葡萄酒和一瓶白葡萄酒,这是荀彧对它们唯一的了解),他已经喝得有了一分醉意,郭嘉的酒量就像薛定谔的猫,菠萝啤喝一点也可能醉,烈酒喝千杯也可能不倒,此时他蜷缩在后排座上像一只猫一样眯起了眼。


“我要晒着太阳睡一会儿。”郭嘉大声宣布。


“晒着太阳也许会有些热。”荀彧担忧地望了一眼头顶上灿烂的太阳。


郭嘉发出一声介于不屑和不满之间的哼哼声,彻底睡了过去。


这段路程简直是酷刑,在车上只有他和曹操两人清醒着的时候他们从不交谈,任由尴尬充斥着狭小的空间,车窗外飞驰而过的田园风光也显得枯燥,他不喜欢和曹操一同被束缚在路上,邮箱里的未读邮件突然变得无比紧急,他已经拿出了手机,还未解锁却又开始担心光明正大地把不耐烦展现出来是否妥当。没有了郭嘉聒噪的缓和,曹操每一次呼吸都让这一切更加变得不能忍受,荀彧盯着不断后退的景色,跟随车载音响播放的音乐轻敲着手机,倘若是由第四个人看见这幅场景一定会认为不过是朋友和谐愉悦的聚会,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他们心里慌得找不到底,胸口闷得喘不过气,自觉叫嚣着有什么即将发生,他们只能在未知的惶恐里郁郁而终,甚至不明白自己在担忧什么。


“文若?”曹操突然开口。


荀彧赶忙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毫无破绽地应了一声表示他在听,自那件事之后,难道他们终于要开始交谈了?


然而曹操没有继续,他的沉默让荀彧几乎想要冷笑起来,敢作敢为的曹孟德也有沉默的时候!


他既然有胆识把那份策划提到大会上来,怎么会缺强推策划的魄力?


按照惯例,今年圣诞节他们会推出新的操作系统,也刚好是公司第一款操作系统的五周年纪念日,必然会是集精华之作。新操作系统的方案已经进入了讨论阶段,不同的细节策划纷沓而来,荀彧注意到了其中一份提到完全不考虑致敬经典全部投入新技术的策划,曹操本人给了一个支持的批注,但这份方案未免太大胆,荀彧皱起眉思索再三,还是拿上策划去找了曹操。


曹操对他的到来并不意外,他的理由也很充分。


“我们没道理去投入百分之三十更多的资源只为了满足不到百分之三的人对经典的追求,尤其是剩下百分之九十七的人对这个根本不在乎。”曹操解释道,“我们得把真正的好东西拿给他们,而不是打着致敬经典的名义自毁招牌。”


“公司有义务回馈最初支持我们的那批粉丝。”荀彧叹了口气,“我知道这不划算,但是我们必须做出一定的妥协,否则我们会是个什么形象?百分之三的人购买力也许并不如何,但他们传播信息的能力不容小觑,说难听一点,公司不能一夜之间成为拔屌无情白眼狼。”


他们沉默地对视,最后曹操点了点头说这份策划他会重新考虑。


荀彧万万没有想到,“重新考虑”指的是在大会上公然把这份策划放到了最重要的位置来讨论,他甚至不明白曹操是怎么绕过他这个首席运营官把策划塞进议事日程的。毫无疑问,在场大多的技术宅和算帐算得比谁都清楚的聪明人一致认为这是个好策划,荀彧轻描淡写地提了几句这个方案对公司名誉和长期销量的潜在危险,也只是打消了他们立刻把它确定为正式结果而已。


离开会议室时他没跟曹操道别,要是说他怒不可遏是夸张了,只是冬日难得一见的阳光让他恍惚了一瞬间,他觉得也许他没有那么了解曹操,或者曹操不再是他熟悉的那个人了,无论如何,这是他潜意识想到过却不想去相信的一个选择。


而现在,一个多月过去了,他们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对这件事闭口不谈。


他们半路在一个典雅的小镇停了下来,这里甚至没多少游客,橡树和榆树巨大的树冠将整个小镇庇护在凉爽的阴影里,安静地像一幅田园画。他们下车步行了一小段距离,郭嘉嘟囔着一些关于魔女宅急便和这座小镇之间的联系,荀彧这才想起来他们车旁草坪上立着的邮筒上画着一个卡通女孩儿,而曹操看上去对这些见怪不怪了,毕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小镇不大,如画的景色诚然美丽,但走到画里却需要仔细寻找藏在石板缝隙里的乐趣,否则便会觉得无聊。他们在镇上有名的面包店买了午餐,坐在庭院里喝咖啡,清脆的鸟鸣从头顶传来,优先得不像他们的生活。


罗斯镇的平静也许真的有魔力,荀彧不再像来时那样坐立不安了。微风中所有的担忧都消失了,他们吃完面包又闲逛去了一家园艺店,在教堂外徘徊了一阵子,走到了镇外的小河边,小镇像一幅饱和度过高的画,他们最终走了出去,驱车向海边进发。


TBC.


唉我想喝酒,去了美帝就不能喝了,气煞我也。

评论(1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