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剑独行游

欧美/历史同人文段堆积,这儿夜七,请多指教

【一粒沙】死神游园会

隔壁法罗朱的死神小姐姐视角

cp是土豆炖豆腐不过啥版本都有

奇怪的小短文,pilz太太的捞豆腐图


作为蝉联多届优秀团体奖的工作团队,死神们有独特的团建活动,每年他们都会在不同的地方举行带有地方特色的游园会,对于永生的他们来说每年的频率稍有些频繁,但游园会也还算有趣,这个传统便一直维持了下来。


这一年的游园会主办方是日本死神,他们字面意义上贯彻了死神们性别不明的设定,游园会更是完全的东方风格。死神走在挂着花灯的街道上,她来自法国,但也可以算是意大利,但她还从未见识过日本,其他死神们看起来也和她一样享受游园会。


比如蹲在金鱼池前的三位德国同僚。


不要看他们现在衣冠楚楚要么皮衣要么礼服,她可是记得很清楚去年的游园会上他们穿女装跳舞的样子,并且为自己的胸甚至比不上几个男人的胸感到气愤。


三位德国死神此时人手一个小网兜,兴致勃勃地在从金鱼池捞东西,死神(为了以示区别我们称她为死神小姐)以为是金鱼,但后来她仔细看了看发现是可爱的小人。


“你也想来试试捞豆腐吗?”笑起来像兔子的那个死神看到了她,站起来递给她一个小网兜,死神小姐此时才注意到他的手腕上挂着一个小袋子,里面已经装了两个湿漉漉的小人。


死神小姐不确定地接过网兜,她知道德国死神都怪怪的,他们的工作方式是亲吻人类呢!但是捞小人实在是古怪地过分。


兔子死神热情地搂过死神小姐开始给她介绍金鱼池里的小人,他们忽上忽下像是在水里泡得太久失去了力气。


“有胡子的比较少,比如这个,”兔子死神指了指其中一个留着小胡子的金发小人,“这是卢豆腐,我已经捞起来了一个,那边还有长得和他一模一样但是没有胡子的卢豆腐,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不太爱挣扎。另外一种有胡子的是AB豆腐,他们特别软,很容易从网兜的缝隙里溜出去,因为实在是太软了,所以一定要小心,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位貌美如花的金发同僚总是很容易捞起他们。”


那位貌美如花的金发死神抬眸看了他们一眼,并且同时捞上来了一个小人,他将小人熟练地放进袋子里,露出了一个,如果死神小姐必须去形容,也许是诱惑的笑容。


“瞧,他捞上来一个贾豆腐!”兔子死神手舞足蹈,“他们特别方,要知道一般的豆腐是不会那么方的,所以假使你看不清他们的细节依然能一眼认出方豆腐,并且他们个子算是豆腐里比较小的了,所以千万要仔细寻找你的目标。”


死神小姐指了指兔子死神口袋里的小人,一个是他要死不活的卢豆腐,还有一个卷毛小人。


“噢这个,这个是羊毛豆腐,”兔子死神小心翼翼地伸手进去将那个小人拎了出来,小人看上去吓坏了,就想死神小姐上一次看到兔子死神穿裙子时的表情一样。


“羊毛豆腐,他们是一种神奇的豆腐,要知道豆腐一般是不会有卷毛的,不过蓐他的毛可舒服了,你想试试看吗?”


死神小姐连连摆手表示自己不是这样的变态,不过兔子死神已经开始对羊毛豆腐上下其手,他的其中一位同僚向他投去嫌弃的眼神,而另一位,更高大、更正常的那一位仿佛并不关心在发生什么。这一位死神袋子里的小人是最多的,有没胡子的AB豆腐,看上去就甜甜的很好吃的安东豆腐,快要死掉了瑟瑟发抖的黑发糊了豆腐,还有好像已经死掉了的橄榄味豆腐。


看上去这位同僚也不是什么正经人,死神小姐悄悄往旁边挪了挪,直男死神习惯于把袋子里的小人们甩来甩去,这真的不是一种变相虐待吗,豆腐们一个二个可怜兮兮,死神小姐于心不忍想做点什么,可她不能说话,这很关键。


噢豆腐们……死神小姐想向组委会举报这种变态的游戏,直到她看见死神们把豆腐们从袋子里拿出来,在毛巾上擦干净,亲亲抱抱跳探戈,好吧也许她的同僚们也没那么变态,死神小姐握着罗密欧玩偶这么想。


END.


我要那个像洋娃娃一样的死神和软软的豆腐,谢谢。

开学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在NY地铁上写文真的太痛苦了QAQ而且这个地方Who cares about your french and german musicals?

评论(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