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剑独行游

欧美/历史同人文段堆积,这儿夜七,请多指教

【粮食向】阿不思·波特的万圣冒险(轻微黑家兄弟)

OOC和剧情扯淡

梗来自群里的脑洞

黑家兄弟同好欢迎加群498986374


波特家的万圣节总是比其他家庭逊色一些,孩子们虽然可以穿着夸张的衣服(“我觉得你们穿袍子就已经足够了”哈利建议道)在格里莫广场周边与麻瓜孩子们一起挨家挨户敲门要糖果,在家里却小心翼翼地藏起兴高采烈的情绪,他们知道祖父母正是在一个万圣节前夜被杀害的。事实上哈利从来没要求过孩子们要这样,但自从他和金妮尝试给孩子们慢慢解释了为什么他们圣诞节不能拜访祖父母,三个孩子就难得懂事地开始在意起万圣节来。


“可我不想这样!”詹姆斯在穿衣镜前张大了嘴调整尖牙装饰,他从罗恩舅舅那里得到了一套帅气的吸血鬼服装,可惜哈利不允许他们戴能滴血的魔法尖牙。


“哪样?”阿不思费力地把脚塞进靴子里,和去年一样,他依然打算穿着袍子装成一个巫师(而他事实上也是一个巫师)。


“万圣节这档子事,我们真的没必要这样,你明白吗,我感觉爸爸一点儿都不在意,他还告诉过我们他当年在霍格沃茨万圣节的有趣故事呢。”詹姆斯一屁股坐到床上耸了耸肩。


“你是说他与罗恩舅舅和赫敏舅妈成为朋友的那次巨怪与女厕所冒险?”阿不思说。


“不!你这个小屁孩,你太小了,根本没办法理解成年人的世界,他们根本不在乎我们是否兴高采烈。”詹姆斯不屑地反驳。


“好吧,呃。”阿不思决定不指出哥哥只比自己大一岁的事实,“可是万圣节本就是在外面玩?我们在家里有什么好兴高采烈的呢?”


“啊哈,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詹姆斯眉飞色舞地解释起来,“他们说格里莫广场十二号闹鬼,这房子太古老了,布莱克家族又是出了名的古怪,万圣节说不定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我们是巫师,我们知道幽灵啊魔法啊什么的,闹鬼很没意思。”阿不思兴致缺缺地戴上了一顶过大的尖帽子。


“噢拜托兄弟,你真是太令人扫兴了。”詹姆斯撇了撇嘴,“用魔法也解释不了的事情太多了,你就一点也不好奇或者害怕?”


“也许那些魔法太古老了,或者太深奥了。”阿不思说。


“那么你敢一个人晚上到顶楼去吗?”詹姆斯说。


“我为什么要一个人晚上到顶楼去?”阿不思疑惑地歪着头。


“假使你真的觉得魔法能解释一切事情,这栋房子什么问题都没有,那么你就该有胆子独自在万圣节晚上去’禁止入内’的顶楼。”詹姆斯挑眉道。


“可是爸爸妈妈不让我们去那里……”阿不思为难地说。


“那就是说你害怕了!”詹姆斯得意洋洋地笑了。


“当然不!”阿不思气呼呼地拔高了嗓门。


“那你怎么不敢?”詹姆斯也大声说。


金妮打开了门看着穿戴整齐的两个儿子:“男孩们,有什么问题吗?”


“我们很好,妈妈。”詹姆斯狡黠地笑了笑。


“好吧,”金妮已经太清楚她的两个儿子的相处模式了,所以她并不太担心他们真的打起来之类的,“莉莉已经在楼下等你们了,别让你们的妹妹等太久。”


一等到妈妈关上门,詹姆斯就挑衅地看向弟弟:“怎么说?”


“我可一点儿也不害怕。”阿不思咽了口唾沫努力让自己听上去十分坚定,但他的哥哥还是咯咯地笑了。


等到他们拿着装满糖果的篮子回到家时已经十点了,这是平时他们最晚的睡觉时间,金妮像赶小鸡一样把他们挨个赶去洗澡再安顿于温暖的被窝里,可是阿不思不能睡着,他得撑到爸爸妈妈都入睡才能溜上顶楼。


在睡意来袭的时候,他不得不在脑子里背诵英格兰各大魁地奇球员的名字来保持清醒,也许他等待了一个世纪终于听到了爸爸妈妈卧室里关灯的声音,为了万无一失,阿不思又等待了五分钟(也可能是一个小时吧因为他那么困而时间那么慢),悄悄咪咪跳下床穿好袜子,他注意到隔壁床詹姆斯已经睡死过去了,哼等着瞧吧,他的哥哥明天会佩服他到五体投地的。


阿不思小心翼翼推开门,蹑手蹑脚地在黑暗中顺着楼梯往上走,避开了所有会发出嘎吱声的老旧木板,越往前寒意似乎就越渗入到心底,在黑暗中他只能勉强看清东西的轮廓,要是真的有……阿不思紧张地咬着唇,不过他绝不能就这样放弃,否则他会被詹姆斯嘲笑一辈子的。


还好顶楼总算到了,他随意选择了一扇门推开,看到黑暗中模糊的格兰芬多狮子挂毯时,一股暖意涌入胸膛,他不再害怕了,他一定会成为一个勇敢的格兰芬多,就想他的爸爸和祖父母一样。


想必这就是那位爸爸不怎么提起的格兰芬多教父的卧室吧,这间屋子让他感觉很舒服,没有一点的压抑和恐惧,就像在自己房间里一样自在,房间的主人显然是一个典型的格兰芬多,各种红色和金色充斥着这个空间。阿不思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观察墙上古老的麻瓜照片,还有一张四个霍格沃茨学生的合影,也许他以后要问问爸爸照片上的人都是谁。


在地板上站着实在有些冷,这间屋子里没有生壁炉,看上去已经好多年没人住过了,阿不思奋力爬上了比自己只矮一点的床,被单上精致的刺绣摸上去很舒服,他干脆躺在了上面,并不在意灰尘之类的问题,软软的被子和枕头让他舒服了很多,现在恐怕得临近十二点了,要是真的有什么奇怪的事情也早该发生了,何况他是在一间非常格兰芬多的屋子里呢。


阿不思蜷缩成一团昏昏沉沉地要睡着时,耳边好像传来了说话声。


“他长得简直和哈利一模一样,也真像詹姆。”一个声音轻声说。


“你又要把新的孩子当作自己最好的朋友的替代品。”另一个更年轻些的声音鄙夷地说。


“你怎么敢这么说,我——”年长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降低了音量,“算了,我可不想吵醒他。”


“他连被子都没盖,格兰芬多总是粗心大意。”


“嘿他甚至还没去霍格沃茨呢,斯莱特林真是狭隘固执。”


与此同时阿不思感受到被子被轻柔地搭在了他身上,其中一个声音甚至为他掖好了被角。


“你觉得他会是一个格兰芬多吗?”年轻的声音问。


“当然,他是一个波特,而且他敢半夜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多么格兰芬多,他以后一定能继承隐形衣和活点地图,在霍格沃茨继承我们劫掠者的夜游精神。”另一个声音听上去很期待。


“是啊,真是格兰芬多式愚蠢,”年轻的声音嘲讽地笑了,“而你甚至没有一点成长。”


“你绝不是说这话的合适人选,你这个英雄主义的小孩。”


他们说话甚至有些像自己和詹姆斯,阿不思迷迷糊糊地想。


“恰恰相反,你才是我们中更天真的那个。”年轻的声音认真地指出。


“噢是吗,弟弟(my baby brother)?”年长的声音强调了最后几个词。


“很明显长子总是更不成熟,他的哥哥和他对比起来也是如此。”


“哈,至少他俩的关系还挺不错,也许这是因为他俩都会是格兰芬多,其中没一个会变成斯莱特林。”


“至少我们都同意学院的问题。”


“我以为你会羡慕他们。”年长的声音沉默了一阵子之后说。


“我为什么会羡慕他们?”年轻那个问。


“你知道的,有一个真正的好哥哥啦之类的玩意儿。”年长的看上去后悔了提起这个话题。


“我以为在你成为一个讨人厌的格兰芬多前我们的关系还能将就。”


“所以还是……不我可不觉得是我的问题。”


“拜托我们能暂时放下这个吗?”年轻的那个显得很无奈。


“我也不想谈论这个。”


阿不思感觉他们说话的距离离自己近了一些,也许他们都坐到了床上来,但好像床却没有往下陷。


“我们不需要谈论这些了,我们的故事已经过去了。”年轻的那个伤感地评论。


“你倒是很能接受事实。”年长的那个说。


“这也是为什么作为一个现实主义者我更成熟。”


“噢算了吧。”年长的声音顿了顿,“你就真的没一次想过再次真正地睡到自己的床上?”


“啊,”年轻的声音轻叹,“当然,但我已经十分满意了。”


“满意于你的结局吗?”他突然听上去有些愤怒,“我可从不觉得,倒不是说我赞同你,但是——”


“嘘——”对方不满地打断了他,“你想吵醒他吗?你总是认为你可以替其他人意识到哪个才是对他们最好的,但自我做出选择起,我并没有后悔过,对于最后的结局也一样。”


“好吧。”


“斯莱特林们讲究完成理想,我们不在乎究竟留下怎样的故事。”


“我看出来了,从伏地魔的身上。”


“拜托!”


终于一切都会归于安静,阿不思努力想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谁在说话,是画像吗,他们为什么会提到伏地魔,但他只瞥见了一眼黑色的头发。


END.


我的梦想是,住在格里莫广场12号,躺在小天狼星的床上,写文。

评论(6)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