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剑独行游

欧美/历史同人文段堆积,这儿夜七,请多指教

【恶搞向】蚊子的胜利

又是和E姑娘聊天聊出来的梗,无双向,在波士顿浪得太嗨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还有12页essay没动笔,伏地道歉!



冬日的江东本该是一片和谐景象,长江以南偶有飘雪却远不足北方的银装素裹,正是适合肃杀之中借着酒的几分残暖侃天谈地的时候。

然而要是有人在冬天走进江东的军营,一定会被其中的躁动所震惊,每个人都一副火冒三丈的模样,又时刻警惕仿佛随时可能被袭击。

“我日你仙人板板为啥子这么冷还有蚊子!”甘宁跳起来狠狠拍死了一只绕着他嗡嗡了好久的蚊子,就差没弯弓搭箭对着空气一阵乱射了,无论在江东待多久他还是不能明白冷到蚀骨的温度里蚊子是怎么存活的。

“他说什么?”凌统不悦地皱眉看向甘宁,无论这厮在江东来了多久他还是听不懂鸟人的一口蜀地方言。

“他说他要与你的祖先发生关系。”亲兵迟疑了半天,还是尽职尽责地翻译了。

“甘兴霸!”凌统拍案而起,顺便拍死了一只蚊子。

二人争执不下之际,吕蒙掀帘而入,非常准时,一如既往在为江东岌岌可危的谋杀率操心。

“吵吵嚷嚷像什么样子,曹军有南下之心,将士们浮躁不安,也不知将军有何打算。”吕蒙确保二人松开了对方的脖子这才望向苍茫大地,仿佛北方的马蹄声都已能听到。三人沉默着仿佛连蚊子也顾不上担心了,江东在躁动中等着孙权的一句话。

孙权确实很纠结,他能不纠结吗?投降是万万不可的,迎战恐怕又胜算无多。

鲁肃来找他,张昭也来找他,朝臣交头接耳人心惶惶,最气的是还有只蚊子一只绕着他飞来飞去却又总是打不到!蚊子的嗡嗡声和群臣的嗡嗡声听上去都没什么区别,相互呼应,陈词滥调。

孙权忍无可忍拔剑砍向那只蚊子,他就不信灭不了曹操连小小一只蚊子也灭不了!

剑没砍到蚊子,却削铁如泥地砍断了案角,堂上寂静无声,所有人都看着突然拔剑的孙权。

“呃,那个,”孙权懵逼地看着阶下众人,为了缓和尴尬的气氛他只能说:“诸将吏敢复有言当迎操者,与此案同!”

曹操也不好受,北方的冬向来冷到不剩下蚊子,一路杀下南,天气不曾暖和半分,蚊子却莫名其妙多了不少,他还没来得及担心北方士兵不适应水战就不得不先担心蚊子扰乱军心了。

然而他绝没有算到的是江东战士们怒气冲冲的呐喊,这不对劲,天寒地冻为何敌军士气毫无衰退?火光之中曹操听见有高呼:

“烧死蚊子!杀——”

“我们只是告诉将士们,今年冬天蚊子尤其多是因为很多蚊子随着曹军一道南下了。”周瑜微笑着解释,陆逊点了点头记笔记,尚未料到同样的理由会被他用在夷陵七百里联营上,有朝一日他会对军心惶惶的将士们说,一举烧掉山林中刘备的营地便可保证这个冬天没有蚊子。

不过说到底,蚊子们难道就开心了?他们聚在江边的芦苇丛里讨论,北方佬的营地里有个人真可怕,血特别甜,更多的蚊子慕名而去尝一尝,而后又惊讶地和同僚们分享此等奇观,一个血里都泛着甜味的人!

曹丕很无辜,为什么自己被咬得那么惨?

END.

评论(9)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