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剑独行游

欧美/历史同人文段堆积,这儿夜七,请多指教

【丕司马/现代】君不见吾乡少年 01

推荐阅读食用指南


01


知乎上有人提问“三十岁前自力更生有车有房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回答一看就是一群屌丝对所谓的人生赢家的臆想猜测,真要细想这个问题,司马懿很有发言权,抛开智商非人类或家世太变态的不提,三十岁前自力更生不过是运气稍微好一点的累死累活罢了,朝九晚五是不能还清房贷的,加班熬夜抛弃午饭才是日常。


三月初的九点,整座城市从早起的迷糊中彻底清醒过来,投入到轰轰烈烈的白昼中。司马懿已经在自己的桌子前处理邮件了,虽然他从不插手留学中介的领域,但偶尔收钱帮人改文书的外快还是要赚的。他二十六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留学培训机构,机构总共才不到十个人,场地也是在写字楼里租的便宜房子,却难掩这个刚在城市留学培训界站稳自己一片天地的初来者的实力与朝气,这家机构在司马懿少见的单方面要求下被命名为“宣文教育”。


将最后一封邮件回复完已经快十点了,十分钟后他有一个SAT的一对一。这个新学生是钟繇带来的,据说相当优秀,在普高是重点班的尖子生,选了出国但英语反而是弱项,家庭背景也不得了,父亲是大魏房地产的老板,官场商场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牛人。想到这里司马懿的脑袋就有些疼,他最不喜与这样的学生打交道,倒不是说富二代就一定糟糕,但他们骨子里总有些常人无法理解之处,享受惯了特权的小部分人甚至无法适应国外的生活,而他们的父母就更难沟通了。


“仲达,”钟繇不知道从哪里晃过来敲了敲司马懿的桌子,“你学生到了,在教室等着你呢。”


提前到了吗,司马懿扬了扬眉毛,决定给新学生的第一印象留个好评,他拿上两本厚厚的OG推门走进了小教室,与其说是教室不如说是用隔音磨砂玻璃围出来的小隔间,只有一张条桌、两把椅子和一块白板,一个少年已经坐在其中一把椅子上了。


“曹丕,对吧?”司马懿关上门,把椅子拖到曹丕旁边坐下来,“我是司马懿,负责教你的SAT阅读。”


“先生好。”少年穿着格子衬衫和灰色大衣,典型的理工男打扮,开口却是文科生的范儿。先生?司马懿差点没笑出来,他还从来没听见有人真的用过这称呼。


“托福现在多少了?”按照惯例,司马懿问。


“100,听力28阅读26口语22写作24。”曹丕答出了一种绝望的心情。奇怪了,司马懿暗自想,这个分数绝对谈不上相当优秀,何况身为中国学生却只有26的阅读简直宛如一个笑话,他有点好奇到底是什么让钟繇如此赞赏曹丕。


一对一的课每次有两小时,第一节课只够简单介绍SAT阅读考题和试做一两篇文章,中途休息时曹丕掏出了手机,理所当然的iPhone6,司马懿想了想自己破破烂烂的iPhone5不由得感慨起万恶的资本主义来。


“先生,这附近有什么外卖吗,我订午饭。”曹丕抬起头问。


“上美团。”司马懿没想到曹丕的午饭是外卖,他本想推荐这附近有一家人均消费四位数的私房菜很适合财大气粗的曹公子,也许他真的不该对房地产商有什么偏见,对一个孩子如此揣测实在有违师德,但当他正在努力还房贷的三室一厅正好是大魏集团的地产时又得另当别论了。


“先生平时吃哪家?不如一起吧,省运费。”曹丕提议道。


那时候离老奸巨猾尚有一段距离的司马懿在心底冷冷一笑,这套路还是太年轻了,他若是答应下来岂不是一切错误的开端?一起订外卖自然是拿曹丕的手机,司马懿作为老师总不能赖着学生的帐,微信转帐少不了又要加个好友,接下去的联系越来越多,指不定钟繇就是被曹丕用这样的套路骗上资本主义的贼船成了忘年交呢。


“不用了,我订好了,你自己看你喜欢的吧。”司马懿转个步出了教室门,摸出自己的手机订了份羊杂米线。


两三节课上下来司马懿大致明白了曹丕其人,这孩子绝不属于智力超群反应敏捷的天才,但他扎扎实实认真严谨的风格却为他博得了不少好感,能成大事者要的不仅是老天爷赏口饭吃的脑子。


不过真正令司马懿吃惊的是曹丕对SAT阅读的热爱,照道理很少有学生会真的喜欢阅读题,哪怕SAT阅读比高考语文有趣上百千倍也依然是难得令人发指的考试。曹丕却不然,他是真的对文学文本感到着迷,他执着于不仅仅是题目的对错还有文字本身,以至于他们在文学类题目是花费了最长的时间。文学,这可不是科学或社科文本那样非黑即白的东西,一千个人有一千个人的红楼梦,有时候司马懿甚至不能完全说服曹丕为什么正确答案是正确答案,这几乎就是和理解高考阅读题一样的麻烦了。


曹丕甚至会去把文本选段的原著看完(“简奥斯汀,看了又没什么坏处。”),一度让司马懿怀疑自己根本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师。


“我把The Street That Got Mislaid【1】看完了。”新的一节课,曹丕走进教室放下书包宣布道,司马懿算是明白了第一天的提前到都是曹丕的伪装,这孩子浪起来比谁都可怕,前一天通宵第二天直接来上课也不是没有的事情。


“感觉如何?”司马懿想不通,这么认真的一个孩子怎么文学类阅读不能全对呢,不过细想下来也没人能做到。


“有点失望,题的选段明明像一部精彩的魔幻小说的开头,《乌有乡》或者《伪伦敦》那样的,最后居然是一个小小的温馨故事,前后画风落差太大了。”曹丕郁闷地边拿出可汗45套边说。


司马懿努力控制自己不要笑出来,和曹丕在一起他总是容易笑起来:“这种画风落差就是成年人的世界。”


“那我可真希望我的人生永远是魔幻小说的开头。”曹丕顿了顿改口道,“或者纪实文学吧,魔幻小说的主角总是死爹死妈死亲人死朋友,太惨了。”


TBC.


【1】可汗练习题文学类的一篇文章,我个人非常喜欢,非常短但没有中文翻译版,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百度搜来看一看。


必须承认我写这篇文的一大原因是我们校门口有一个补习机构叫宣文教育,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我整个人狂笑不止……为OOC感到抱歉,现代AU写起来太困难了orz我已经没有文力了,绝望。二月又是法语课又是生病,一直没更文,陷入绝望。

评论(6)

热度(50)